首页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科幻 游戏 其他 排行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都市 > 平凡人的饭碗 > 第30章 夜的恐惧

第30章 夜的恐惧

作者:老道伊人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9-09-11 20:10:07 来源:棉花糖

小王庄的夜来得早些,村里人有个约定俗成的说法,冬天天短,午饭过后备晚饭,太阳离西边的地平线还有段距离,各家的烟囟就冒出了缕缕青烟,就是这样,全家共进晚餐也已经是掌灯时分。

正是吃晚饭的时候,卜三的拖拉机却还没有到村口,等在晒场的几个忙人在那里有些不耐烦起来,彼此相互滴咕着悄悄话,正在这个当口,耳尖者听到远处传来的拖拉机的马达声,突然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叫起来“来啦,来啦!”。大家屏住呼吸细听,拖拉机的马达声越来越近,几个人像孩子似的,蹦了起来,今晚的好戏又要开场了。

忙着烧水的点起了柴火,引燃了早就准备好的劈材,锅底下的火很快便映红了烧火者的脸,其余的几个人也不闲着,开始准备工作前的行套。

农村的夜显得格外宁静,拖拉机的马达声穿过村庄时,喜欢看热闹的人们站在自家门口张望,看到拖拉机的灯光时,早早吃过饭的孩子们跟在车后欢呼雀跃。卜三不时地回头看着辆后面的孩子们,不时吆喝试图爬车的孩子。

晒场的等待的人们看到直射来的拖拉机灯光时,便打开晒场临时屠宰场的灯光,互相映衬得如同白昼般,两天来的屠宰,已经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每天开灯之时,村里便有好事的人,赶到晒场观看,特别是那些调皮的孩子们,因为村里还没有电视机的羁绊,也赶到晒场里凑热闹,每当一头猪宰好放在一旁时,他们总会冲上去,拔那猪蹄夹,放些零散捡来的猪油,然后再找点棉花捻成细线插在里面,美其名曰“点天灯”,在农村孩子们眼中,除了这些简单、天然的游戏,还真的找不出更有趣味的活动。

今天除了晒场的灯光外,又增加了拖拉机,更增加了前来围观的好奇心。

拖拉机停稳后,大家围上来,打开车栅栏,将猪从车上卸下来,直接放了场院里。

随着猪的嚎叫声,撕心裂肺般,打破夜的寂静,这嚎叫声让在场的人已经习以为常,毕竟两天来都在听这种叫声,但是这叫声却让卸在一旁的一头肥猪受惊了,它不停地挣扎动弹,人们只关注着灯光下繁忙的人们,没有人注意到这头猪的挣扎,挣脱捆绑疆绳的猪从地上爬起来,蹒跚地竟直走向了晒场旁的生产路。

有位站在黑暗中小便的黑影惊呼:“猪跑了!谁家的猪跑了!”

正在繁忙中的人们好像打了强针剂一样,齐刷刷地扭头转向卸猪的那块地方,黑影中,卜三走上去,仔细清点猪的个数:“不好,是我们的猪跑了!”

随着卜三的呼喊,最先跟过来的是卜三的亲兄弟卜四:“跑哪里去了?”

“没有看到,我们的猪确实少了一头!”他俩立即回过神来,向刚才传出“猪跑了!”的声音望去,一个黑影站在那里,隐隐约约在系着腰带。

“你看到猪跑哪里去了?”卜四对着那黑影问道。

“往生产路方向跑了!”黑影回了话。

卜三立即转身向黑影走来,他没有养过猪,对于猪走夜路还是第一次听说,估计也不会跑得太远。

卜三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黑影的面目,是一位中年人,虽然叫不上名字,却也觉得此人憨厚朴实。

“往那里跑了吗?”卜三指着前方的生产路问道。

“对,就是往那里跑的!”中年人肯定地说。

卜三不敢怠慢,急忙按着他指的方向追了上去,走了百十米,灯光越来越暗,他没有见到猪,自己开始狐疑起来,暗自思忖:“这空旷的麦田,这黑夜,到哪里找走失的猪?”

此时的卜三立即想到第一天晚上屠宰时,一位村里老人对他讲的发生在这个晒场的那段离奇故事。

据老人讲,这晒场原来就是一古庙,建于何年何月,没有人知道,只知道比较久远。庙的四周种了三十亩桃花,每年春天看桃花加之烧香拜佛的人络绎不绝,这庙也因桃花而得名桃花寺,当年我们这村也不叫小王庄,而是依庙而得名桃花寺大王庄。

本来是相安无事,也不知哪一天,这庙里来了位姓朱的和尚,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来历,只知道他是从京城而来,就是这京城来的朱和尚,过了几年还当上了桃花寺的住持,他擅长经营,会管理,桃花寺在他任住持期间,吸引了不少县城里的达官贵人,房屋增加了十余间,建筑面积扩大了近两倍,名气大了自然招风,就在春节前的一天晚上,桃花寺着火了,当时正值深夜,火势烧红了半边天,没有人扑救,只是第二天当烧香的人们来到这桃花寺时,看到的是一堆瓦砾与灰烬,寺庙没有了,人都去哪里了?当人们猜测之时,有人在桃花寺四周的一棵桃树上发现了上吊的住持,面如白纸,舌头伸得老长,眼睛瞪得滚圆,好似在怒目而视,让人看了心惊肉跳。村里报了官,也没有查出个名堂,至于其他和尚,有人说葬身火海,有人说被人劫持,各种传闻都有,但这事随之不了了之,也没有个结局。

卜三明白,虽然这只是个故事,是不是真有此事倒是很难说,但是他也听人说这村庄原来确实曾被人称作“桃花寺大王庄”,并且也确实有过庙,至于老年人说的寺庙所在的地方,还不确定是不是就是指的晒场。无论是不是现在这晒场,关键是这猪与朱的谐音,让他有点毛骨悚然。

卜三回头看了看晒场的亮光,依稀有灯影在,他觉得腿肚子有点发软,想走回去叫大家都来找,却迈不开腿,他试着喊了几嗓子:“快,快点过来找跑掉的猪!”这喊声出奇得大,场院里的人全部听得很清楚,于是便有几个人放下手里的活计,向着卜三的叫喊的方向走来。

卜三看到大家过来,腿上明显灌注了力量一样,迎了过去:“大家分头找,看跑到哪里去了?”

在卜三的招呼下,大家以分散在麦田里,一边在黑夜里使劲地找寻,一边嘴里发出“唠唠唠”的唤猪声,这声音在空旷的田野里异常清脆,那些围观的人也许是觉得有趣,也加入了找猪的队伍,顿时,田野里的唤猪声此起彼伏。

“在这里呢!”这声音虽然不大,却聚拢了大家的注意力。大家立即向那声音汇聚过来,有人划了一根火柴,清楚地看到眼前的肥猪,人们惊呼:“如何逮住它?”

正当人们愣神的时候,人群中跳出一个身影,看那黑影,身高一米八有余,身高体胖,正在寻思的卜三知道,这是自家堂弟卜凡影,他从小力大如牛,这也正是他展示身手的时候,只见他挽了一下衣袖,快速走到离猪一米多远的地方,站定身影,突然向前一扑,两手身猪头按去,很明显他想抓住猪的耳朵,可是由于天黑,他没有看清楚,这一扑虽按住了猪头,却没有恰好抓住猪耳,手里抓了一把猪毛下来,肥猪由他这么一吓,跳将起来,头一摆,卜凡影抓了个空,肥猪向前一窜,一头向人围住的人群扎去,人群立即闪出一条道,有闪得慢的被猪的猛劲撞翻在地,躺在麦地里疼得“哎哟、哎哟”起来,卜凡影一扑没有成功,看着猪跑的方向,他又大步追了上去,此时的肥猪在黑夜里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横冲直撞起来,飞也似的在旷野里奔跑着,大家跟着肥猪转圈子,不时地发出一声声尖叫。

卜凡影二次跑将上去,这次对准猪屁股猛地扇了过去,这下正中下怀,他的大手抓住了挂在屁股上的猪尾巴,本想着凭着他的蛮力将猪掀翻在地,未曾想这受惊吓的猪如同亡命徒般,使出吃奶之力,疯狂般挣脱,卜凡影觉得手心里一阵酸疼,这人也是拚命三郎,顾不上这么多,继续在后面紧紧跟随。

卜三也一直追在其后,畜生无常,他觉得这样下去,难免会伤到人,于是他招呼一下:“大家快到场里去,不要在这里看,这畜生难免伤人!”

大家听到他的喊声,快速回到生产路上,并向晒场方向走去,麦地里只有卜凡影与卜三两个人,此时的卜三觉得有点精疲力尽,他微胖的身子如同闪了架似的累,他一下午没有轻闲,况且到现在自己还没有吃上一口饭,喝上一口水,让这畜生一折腾,立时觉得有点天悬地转起来,他不知不觉地倒了下去。

倒下去的卜三昏迷起来,他眼前呈现出一片火海,火海中有位和尚,在火中挣扎,面目非常恐惧地向他大喊着什么,卜三听不到,突然从火中跳出一只肥猪来,向他扑来,他惊出一身冷汗,醒了来,他睁开眼,看了看天上的繁星,将一只手指头放在口里咬了一下,觉得有点疼,他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在这夜的恐惧中,已经乱了分寸,他缓缓爬起来,有气无力地对正在追肥猪的卜凡影叫道:“不要再追了,看好他,快想办法用什么将这畜生套住!”

在静夜里,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卜凡影听得很明白,他立即停下来,看着猪的黑影发起呆来,卜凡影自己也清楚,他已经精疲力尽了,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如果再这样追下去,猪捉不到,自己先倒了。

回到场里的卜四围着晒场转了一圈,他突然想到刚才盖车的网子,“网子,用网子罩!”

他立即找到刚才随便扔到地上的网子,然后径直跑向麦田里。

“凡影,凡影,给你网,用网罩,不信逮不了他!”卜四喊着就向站着的黑影紧走了几步。

“这里!”凡影应了一声,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离自己有米把远的肥猪的黑影,肥猪也许与他一样累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似在倾听他们的对话似的,非常老实。

卜凡影接过卜四手中的网子,慢慢靠近,瞬间抛出网洒开,正好落在肥猪身上,卜四扑向凡影的对面,抓住网线的一个死结,死死地扯住,那猪跳将起来,没有挣脱,然后如同一头斗牛般,向前猛冲,将两人拉了个趔趄,两人下意识地猛地往后一拽,这肥猪终于被两人拉住,凡影逐渐拉着网结一点一点靠近,猛地弯身,摸到猪的耳朵并牢牢地抓住不放。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