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科幻 游戏 其他 排行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其他 > 锦若安年 > 453 拦路

453 拦路

作者:酌颜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19-09-11 20:13:18 来源:棉花糖

陈嫔此时好似什么都不在乎了,直到被那两个宫女架起,朝外走去时,她才回眸,轻声道,“陛下,臣妾没有输给郑星桥,不过是输给陛下您的心罢了。”

说着,她轻扭双肩,“本宫自己走。”

那两个宫女略一迟疑,终究是松开了她。

她端正了姿态,稳稳迈开步伐,跨出了门槛,徐步而去,自始至终,再未回头。

殿内,有些诡异的安静,裴锦箬垂下头,不敢言语。

永和帝坐在椅子上,亦是垂着眸子,已经停了片刻的白玉扳指又不疾不徐,轻轻转动起来。

直到听得隔扇被人打开,素心从内殿内冲出,欢喜道,“陛下,皇后娘娘醒了。”

永和帝腾地一下便是自椅子上站起,一瞬不停,大步流星进了内殿。

殿内卧床之上,郑皇后果然悠悠醒转,只面色却是惨白如纸,而一双眼不若平日清明,凝着永和帝,似是两汪水。

“星桥.......”永和帝放轻了嗓音,似是怕惊扰了她,小心翼翼捧起了她的手。

“陛下.......疼!大郎!我疼!”

这一声,让永和帝神色一紧,躬身上前,手伸出,轻抚在她头顶,哑着声道,“我在,你的大郎在呢,别怕!”

“我方才……好似瞧见珽儿和玲珑了,他们怕是想我,来接我了……”

永和帝神色一肃,“胡说……你答应过的,会陪我白头到老,我还没死,你不许抛下我先去……”

“可是……我想他们,大郎……我好想他们啊……”郑皇后似是终于崩溃,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全然抛却了平日里端着的形象。

这般模样,却是让永和帝瞳孔一缩,俯下身,轻柔而疼惜地将她轻轻揽住,让她伏在他胸口,失声痛哭……

隔扇缓缓合上,将帝后的身影一并掩住,裴锦箬收回视线,神色有些怔忪。

等到出宫时,燕崇已是在宫门处等着她了。

他跟着她一道钻进了马车,马车晃晃悠悠跑了起来,燕崇见她有些恍惚,不由蹙了蹙眉心,将她抱起,放在膝头道,“怎么?方才的事儿,吓着了?”

裴锦箬倒是半点儿不意外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略作沉吟,便是扯了他的袖子道,“这剪子到底是自己刺的,还是旁人刺的,伤口可有差别吗?”

“自然是有差别的。”燕崇淡淡答道。

裴锦箬却是神色一紧,“陛下可能看得出?”

燕崇望她一眼,默了片刻,才道,“你别看如今皇舅舅高高在上,他年轻时,也是在战场上实打实的厮杀过的,那点儿微末的伎俩,如何能瞒得过他?”

“那......”裴锦箬皱紧了眉心。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吧!”燕崇将她拥紧,“不管皇舅舅能不能看得出,最要紧,他已经信了。也不管他是真信,还是假信,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他会站在皇后娘娘这边。无论如何,皇后娘娘这一回,赌赢了。”

裴锦箬深吸一口气,心中五味杂陈,“没想到,陛下的心,终也会因人而异。”

这一回,燕崇没再说话。

好一会儿后,他才道,“荣王应该快回京了。”

“只是,此次回京,怕是未必太平。还有,穆王那边......”

“你别想那么多,天塌下来,不还有高个儿的替你顶着吗?万事有我,我在!”

一句铿锵坚决的“我在”,比之那些甜言蜜语,要让她安心上百倍。

两人静静依偎在一处,谁也没再说话。

马车却在这时,猝然一停。

燕崇皱了皱眉,挑开毡子往外瞧去。

前方有人拦路,一个一身鸦青衣裳的男子,正抱拳施礼,面容隐在马车投下的暗影中,还算得谦恭,却有些眼熟。正是叶准身边的随扈之一。

“燕世子,我家主子有事请您过府一叙。”

这样直接拦路叫人,想必是为了方才发生的事儿。

裴锦箬不知道这些时日,燕崇和叶准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心下,却是有些不安,下意识地便是扯住了燕崇的衣袖。

燕崇好似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我也正好有事儿要找他,那便去一趟吧!”

裴锦箬倒是不怕叶准如何,毕竟,他如今,无论如何也不该对燕崇不利才是。只是,他心机深沉,所思所想,从来与常人不一样,何况,他所谋所想,未必就是燕崇所想,难免会有冲突。他们虽是兄弟,却与寻常的兄弟截然不同,寒衣节时,叶准救驾时被烧伤,直养到如今,才开始上衙。旁人不知,她和燕崇却是清楚的,他那么恨永和帝,如何会以身相救?

这当中,必然又有算计。

只,燕崇却不过去看了一回,回来时,面色有些不好,之后便是再未去见过。

她只是怕他去了,又是不欢而散。

“你先回去好生照看晟哥儿,我去去便回。”燕崇却是道完这一句,便是放开裴锦箬,撩起毡子,钻了出去。

外边儿,虽然日头还是高挂着,风里却已带着寒意。

裴锦箬到底没有开口唤住燕崇,看着他接过马缰,翻身上了马背,交代了人送她回府,便是只带着洛霖与那拦路的叶准随扈一道打马而去,她才收回视线,压住心底的隐忧,下令回府。

燕崇则谨慎地绕了一个圈儿,确定无人追踪后,这才入了叶准的宅子。

那随扈将燕崇引到了叶准书房门前,便是行礼退了下去。

门开着,燕崇径自跨过门槛而入。

谁知,迎面却觉风息紧促,他眸中一利,一个侧头躲了开来,而一支利矢却恰恰贴着他的鼻尖疾射而过,“笃”地一声,便钉入了他身旁的门柱内,入木三分。

燕崇面色不变,目光淡淡掠过还在颤动不止的箭羽,转而望进了书房正中,那张黑漆木大案后坐着的人。

叶准一身鸦青色的常服,经过寒衣节那一事后,他好像又羸弱了些,这个时节,身上已经裹了厚实宽大的大毛衣裳,也是暗色,他窝在其中,越发显得瘦弱苍白。

只一双眼,却是湛锐,将燕崇紧紧盯住,端着弓弩的手,很平,也很稳。

燕崇也是到不久前才知道,叶准虽然看着羸弱,却有一手毫不逊于他的好箭术,季舒玄那一手箭术,便是承袭于他。

而彼时,他也不过只是十几岁的少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