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最难消受(下)(1 / 2)

各位,大家好老实说,我是一个感情白痴,更没有谈过恋爱。因此,这一章感情戏不知写得怎么样,还请大家多提建议先谢谢了

晚上,照例,在大厅里,林云天与欧阳柳、方洁萍以及东方敏和白汉他们三位一起用晚膳。今天,用晚膳时,林云天是难得的兴致高,与大家一起说说笑笑,席间充满了欢愉的气氛。

这时,张信说起了自己早年和林云天、白汉以及林斯还在虎翼佣兵团里不大得志的时候,他们几个在牧国国都维单城里胡闹的趣事。因为难得说起林云天他们早年的事,所以欧阳柳她们听得聚精会神,不时掩嘴娇笑。方洁萍还对着林云天,伸手刮刮自己的脸,意示原来你也做过糗事。让林云天见之苦笑不已,却没有要张信停下来。

听张信提起牧国,林云天的心忽地一动,放下手中的著,脸望向窗外,不禁想起远在牧国赵琼,想着她的好:她的傲,她的冷艳,她的善解人意可惜伊人已渺,再相见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念此,林云天不禁叹了口气。

看到林云天忽然神不守舍,还叹气,欧阳柳等三女哪还不知道他林云天此时的心事。只见坐在林云天左首的东方敏突然用手在在林云天的腰间狠狠的拧了一把,让林云天忽然“啊”的一声不解的望着她。东方敏脸一红,没好气,又带着浓浓的酸意,嘟着嘴,道:“又在想你远在维单城的那位。”话尾的“那位”还特地加重了语气。

这时,她旁边的欧阳柳笑着道:“敏妹,那你又吃哪门子醋啊”林云天右首的方洁萍也接着道:“是啊好酸,好酸啊”林云天这时不打自招的道:“我哪有想她”

话刚说,连白汉等三人也来凑热闹,三人异口同声的接着林云天的话头,怪声道:“她”顿时,席间热闹得不得了,欢声笑语一片。

一会儿,笑得仿佛喘不够气来的欧阳柳对东方敏道:“要说到吃这醋啊,最有资格的是雨情小姐,你还是等一边去吧”说完,东方敏就将双手伸到欧阳柳怀中,又闹起来。因为她知道,欧阳柳的话没错,现在咸安城里的人都知道,安雨情是林云天的未婚妻,也就是林云天的正妻,这大将军府未来的女主人

见欧阳柳无意中顺带提到安雨情,白汉、张信、林斯三人忽然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神情古怪,心细的方洁萍心中一动,对着白汉他们,出口道:“你们几个怎么这个样子,是不是在外面听到一些关于雨情小姐的什么谣言”

听方洁萍这么一说,再看到白汉等三人愈加不安的神情,欧阳柳和东方敏停止了笑闹,而林云天却再次放下手中著,用一种异常平静的眼神,望着白汉他们。一时间,席间的气氛,忽然有了几分紧张。

看着林云天如此眼神,林斯就知道事情有点糟糕,因为,林云天最恨别人三人成虎式的胡乱传播谣言。因此,他忙暗地里伸脚踢了踢白汉,要他赶快说话阻止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发展。毕竟,对向来不怎么说话的白汉的话,林云天有着比别人少见的尊重。

白汉也放下手中著,对林云天道:“没事。是一些没根据的话,不听也罢。”

听白汉这么一说,林斯就知道不妙,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俩吗就在他想补救的时候,只见林云天忽然举起右手,意示大家安静。然后,林云天转过头,对张信道:“你说,究竟怎么回事”

张信搓搓手,脸上冷汗直冒,在林云天的逼视下,许久,才语气干涩的道:“我听说雨情小姐和龙跃那小子在一起”

听到这里,林云天又举起右手,意示暂停,神态忽然变得出奇的轻松,道:“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原来是这事。这事,我早就知道。你们不知道吗,龙跃是押送将我们要的魔法资料,卷轴到咸安城来的。考虑到雨情是京国神圣魔导学院的高才生,所以,冯老伯要她去负责点收。冯老伯和雨情都将此事知会过我。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听林云天如此说,林斯道:“可是,有人看见雨情小姐陪同龙跃一起在游玩。”

林云天听了,微笑道:“这又有什么好稀奇的,人家师兄妹叙旧而已。”

白汉忽然道:“大帅,你就真的不担心吗”

林云天道:“我担心什么”

此话刚出口,林云天见众人的神情,苦笑几声,续道:“我知道你们在为我担心什么。可是,你们忘了一点。”

说到这里,林云天先用温柔的眼神望了欧阳柳她们三人一眼,然后道:“要说我对此一点都不在意,那是假的。在怎么说,我也是个大男人,心中岂不担心但是,我想,如果我因此而有所举动的话,那么事情将变得更糟糕。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说完,林云天用询问的眼神扫视了席间众人一眼。大家却彼此面面相觑,没有应答,只是望着林云天。

林云天微笑道:“因为现在,我和雨情的关系与一年前不同。她现在,是我林云天的未婚妻,这一点,你们注意到没有正因为有这一点不同,所以,我现在是不动胜于行动。”

说到这里,看着众人露出疑惑的表情,林云天油然道:“如果现在,我还在追雨情小姐,那么面对如此情形,自然是手段无所用不及。但现在,我事实上与雨情名分已定,那么,我面对这样的事情,出发点就自然不同。我想,我和雨情现在是注定要在一起过一辈子,因此,难道,现在,我要对此多方干涉,表现出我对她的不放心,显现我的小器和心胸狭窄吗再说,就算我们以后结婚了,也要彼此都要保持尊重的。所谓夫妻相敬如宾,指的就是这个道理。”

说到这里,看到众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林云天高兴的续道:“我想,说到底,这是我对雨情的信任,对我们之间感情的信任与人相处,贵在相知以后能够彼此互相信任,夫妻之间更是如此。我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吧”

话到这里,众人望着林云天,心中都多了几分佩服。

解开了心中的芥蒂,这顿晚膳自然是尽兴而散。

三日后,下午,正在低头批阅文件的林云天忽然抬起头,放下手中笔,对东方敏道:“敏儿,将窗户打开。”

“是。”

东方敏不只他为什么突然冒出这句话,但还是答应了一声,起身支起亮窗。林云天下座踱至窗前向外望,虽然窗外依然美丽无限,但林云天却没有了往日的心情。摇摇头,林云天回身沉思,猛地一回头,见东方敏、欧阳柳、方洁萍三女不知什么时候凑在一起,一起忙着对一堆文件进行整理。但见三女一起,宛如这世间最美丽的兰花、梅花、菊花在眼前盛开,令人为之眩目

呆看了一阵,林云天想:“如此美丽的女子,简直就是生命的神迹。能够拥有她们,不知是自己几辈子才修来的福分。但是,我为什么还不满足呢难道花心真的就是男人的通病”思来想去,林云天得出一个结论,自己是一个幸福而不知足的大傻瓜,而自己能够做到的,仅仅是用真心去对待身边的每一位女子,喜新而不厌旧,一辈子好好的去爱护她们这是一个男人的责任

想到这里,林云天心中一动,想起了什么,就出言对欧阳柳她们道:“你们忙,我有事先出去一下。”

听完,三女异口同声问道:“你要去哪里”说完,三女又笑起来,方洁萍更是对林云天娇憨的笑笑,轻声道:“你要去哪里,我们姐妹可管不着,也用不着向我们交代啊”

林云天听了,只是神秘的笑了笑,信步走出了锡晋斋。

走到大将军府的大门口,坐上安排好的马车里,对亲自赶车的石收信道:“去太师府。”石守信点头,马上挥鞭驱动马车。

马车停在太师府门前不远处,林云天正要掀帘子下车,忽然,石守信出声道:“大帅,你看”

林云天顺着石守信伸出的手臂望去,这一看,林云天不禁苦笑:“怎么会这么巧”原来,安雨情正在送龙跃出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