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奥伊坎会战(一 上)(1 / 2)

为庆祝拙作推荐破千,周点击破万,今天特又增发一章。因此,明天就只贴一章了。

林云天一直信奉北西罗军的创始人李名的军事格言:“军队的力量是质量乘以速度的集合,快速的行军,不仅能提高军队的士气,而且能从精神上给敌人以巨大的压力,从而大幅度增加取胜的机会。”因此,在他的指挥下,那种常让对手感到神出鬼没,突如其来的北西罗军传统作风更是发挥到了极致于是,才有了黑铁历3202年对北半兽人部族的辉煌胜利而这种连北半兽人部族都吃不消的作战风格,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北西罗军被公认为“天下第一军”的确是名不虚传

这次作战,这种作风当然毫不例外的保持着。于是,在北西罗军的急行军将十天的路缩短为六天的情况下,“发现敌军”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林云天那里。于是,黑铁历3203年11月22日,在西罗国东南部的乌木大区,北西罗军与东淄国和熊庄国的两国联军的先头部队不期而遇,打响了一场意外的遭遇战。

之后的三天里,两军断断续续打了几个回合,摸清了对方的底。双方接下来在乌木大区全军摆开了阵势,迎接即将到来的大战。

在这三天里,关于北西罗军的详细资料陆续传到了两国联军统帅的面前:这次的北西罗军是继公孙涵之后,第二次全军出动。眼前的北西罗军共编有五个步兵军,一个独立的骑兵团实为一个军的编制和一个近卫军,再加上从朱雀军团转划过来的魔法炮兵团。其中,大军的总大将是林云天,军师是钱弘笑,军团参谋长是林斯。而在下面,白汉指挥第一军,下辖三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共两万五千人;黄昊指挥第二军,下辖三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共计两万人;吴齐指挥第三军,下辖三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共两万一千人;苏孔指挥第四军,下辖两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共一万七千人;罗乔指挥第五军,下辖三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共两万三千人;石信指挥近卫军,下辖一个步兵师,两个骑兵团,共七千人;张信指挥骑兵团,下辖五个骑兵师,两万两千人。

整个北西罗军,共计有十五个步兵师,十个骑兵师,两个骑兵团,一个新增的魔法炮兵团,总计一十四万一千人,并有一百五十门魔精炮兵团。全军都已开至乌木大区前线,与联军对上了。

不管从哪方面讲,这支军队的战斗力确实是首屈一指的,放眼整个大陆,还真的找不出一支能跟它相提并论的军团。它的军队编制是全新的,骑兵和步兵的合理搭配,使得它的每一个军都具有独立作战的能力。这是一支极端重视荣誉的军队,对统帅和国家的忠诚,使得它的指挥系统上下畅通无阻,战斗起来,进退自如,如意指臂。再加上它常年与最凶悍的北半兽人部族战斗,其战斗经验的丰富,使得它能应付任何艰难的环境。

看完这些资料,大帐中所有的联军将领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一支什么军队啊对这样的一支军队,如何作战,联军内部有了两种不同的意见。

总大将王哥南拿出的作战方案是,全军出击,可以依靠人数上的优势,与北西罗军硬拼到底。因此,他对帐内所有人打气道:“不要担心,怎麽说,我们的人数是他们的三倍,我们也都是精锐。况且北西罗军也不是不可战胜的,十几年前不一样败在我们联军的手下。只要我们按预定计划来,扬长避短,拼到底,最後的胜利一定属於我们。而且只要打败了眼前的北西罗军,整个西罗国将彻底崩溃,到时候,什么都有啦”

这是没错,但谁也不敢说,十几年前的那次,恰恰是北西罗军主力撤离后,才有联军破釜沉舟的疯狂反扑,各国才能保存下来。看着帐内诸将对自己的这番话完全没有反应,王哥南只好对曲完道:“君上,你看,贵国还能不能再增派一些部队来”曲完想了想,点点头道:“好我马上派人去禀告我王兄,争取从我熊庄国的近卫军中抽调出三万人来。”听完,王哥南大喜,握著曲完的手道:“君上果然英明,大事可为了”两人对视了一眼,都读出了彼此心中的想法:“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打败北西罗军两国今后的国运也许就在次一举”

而联军的参谋长孔飞在思索很久后,却拿出一个与王哥南截然相反的作战方案,这份作战方案认为,北西罗军战斗力惊人,与之硬拼损伤太大,而且胜负也难说得很,不利于以后整体的战局的发展。因此,孔飞主张就此坚垒不战,死命防御,直至东部联军到来后,再伺机围歼北西罗军。由于孔飞在熊庄国拥有“不败名将”的美誉,他的这一主张也得到了一部分将领的支持。

两份方案在联军内部引起了激烈的争论。

私下里,孔飞也明白,实际上,王哥南制定的那样全军出击,妄图击败北西罗军的作战方案是有自己的私心:即,现在的东淄国已经形成王哥南和王尚两虎相争的局面,不用说,这次王哥南出任总大将是花了不少力气的。自然,他当然也想得到相应的回报:在这次战役中,只要建立让人刮目相看的功勋,东淄国的王位落在自己手中的希望将大增。因此,他利用自己总大将的身份,制定出这样的作战计划,是可以理解的。而曲完之所以这样支持王哥南,也是因为他本人是熊庄国一个大派系之首的缘故,也想在这次战役中能够大有作为,以扩充自己的势力。

在这群几乎没有半点军事常识的王室子弟看来,兵力是对方的三倍,又怎么会输呢要他们不战而只防御,怎么能行而在久经沙场的孔飞看来,坚垒不战,死命防御,等待有利时机,是对付眼前这支“天下第一军”的最好方案。毕竟,回想起早年与北西罗军对垒的可怕场面,至今仍让孔飞心有余悸。而且,从这几天交手的情况来看,孔飞私底下估计,眼前的北西罗军的战斗力至少不下于当年的那支几乎横扫大半个龙神大陆的北西罗军。因此,区区的三倍于敌的兵力,对这支军队而言,其实拥有的优势是有限得很的

所以,他几乎是赌上自己前程,竭力说服王哥南和曲完接受自己的意见。自然,在王哥南等人看来,要接受这样的方案,简直是侮辱:一种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的贵族才会有的感觉兵力三倍于敌人,还要做缩头乌龟,哪有这样打仗的要不是支持孔飞的大都是在联军里拥有很高威望的宿将,王哥南早就处分孔飞了

对于联军内部两派意见的争论,林云天显然通过有效的情报手段而有所风闻。他意识到,要想在东部联军到达之前进行决战,必须采取欺敌措施,促使王哥南这个主战派得到支持,而使老谋深算的孔飞不能得逞。为此,他迅速命令北西罗军从前沿阵地开始后撤,作出退兵的样子。同时,他下令要埋伏在联军内部的间谍开始在联军内部大肆散布北西罗军害怕东淄国军的谣言。

林云天采取的这些行动,在联军总司令部引起了一片欢呼,特别是东淄国军。许多将军认为,应该趁此良机,全力将北西罗军打倒,千万不能放过。很显然,此时,王哥南的意见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样一来,孔飞的劝阻,终于丝毫不起作用,他的主张被彻底否决。只是,摄于孔飞的威望和以往的战绩,王哥南答应由孔飞亲自掌握一支精锐的总预备队,以防万一。

经过如此一番活动之后,林云天深信,联军一定会上圈套,决战即将到来。于是,他着手调动,集中兵力,选择有利的战场。经过与钱弘笑等人的商量,在加上白汉亲自勘察战场的结果的证实,林云天决定将战场选在乌木地区以东的泾阳地区。该地区之所以便于防御,是因为地形比较有利。它的边缘是一条大道,由泾阳通往一个叫赵庄的小镇;西面有一条直贯南北的河流,叫泾河;东面也有一条南北走向的河流,叫廉河,该河再向西南延伸,叫邵河,然后与西面的泾河汇合。在两河汇合处形成一个沼泽地带,汇成几个湖泊,其中较大的有钱湖和莫湖,构成战场南面的天然障碍。位于三条河之间的三角地区,北面比较平坦,中间地势突起,形成一个小高原,其突出的顶部叫拉西高地。占领该高地,就能观察和控制周围的广大地段。在拉西高地与南面的沼泽地之间,只有一条狭窄的通道。总之,拉西高地在这个防御地区是一个可以影响全局的要害地点。

而为了在随后的战斗中创造进行反击的条件,故意示弱于敌,引诱敌军来攻,林云天果断决定暂时先放弃拉西高地,造成错觉,使联军轻视这一战略制高点的要害意义。

另外,林云天对王哥南和曲完的个人情况也是了如指掌的,他和钱弘笑一致认为,由这样根本不知真正战争为何物的纨绔子弟出任总大将和副大将,在战场上,很有可能造成有利于我方的战斗态势。以后的事实也证明了,林云天他们的分析是正确的

著名的乌木遭遇战,实际上在11月28日拉开序幕的。当时,联军分五路纵队,逐次向战场开进,在乌木地区以东的赵庄及其西南一线展开。11月27日,联军到达战场,迅速占领拉西高地,并作好全面进攻的准备。

联军最终的进攻计划,是由王哥南和曲完共同制定,由孔飞进行修改后发布下去的。他们制定计划的出发点是:北西罗军的士气已不足。基于这个判断,计划规定:使用一部分兵力牵制北西罗军的北翼,而以总兵力的五分之三放在南翼,预计在拉西高地和钱湖之间突破对方的防御,尔后迂回到北西罗军的右侧,切断其退路,将所有北西罗军聚歼于乌木以南和以东地区。

林云天日夜盼望的战机终于来到了,他决心孤注一掷。在联军向前开进和占领阵地的过程中,他不断分析对方的部署和意图,及时作出反映。在有意放弃拉西高地之后,还命令北西罗军继续后撤。因此,实际上,北西罗军在27日就全部退到了战场西缘的泾河一线。

27日晚,在北西罗军大营的中军帐中,林云天也对明天的战争作了总结发言:“明天的一战,要打出我们的军威要准确搞清出敌人的实力究竟如何,更要摸清楚敌人的底牌到底是什麽”

为此,之前,在作兵力具体部署时,林云天的决定是,为了扭转兵力不足的弱点,必须要好好的利用地形,巧妙的配置军队。林云天的作战意图是:首先引诱敌人把主攻方向指向北西罗军有意暴露的防御薄弱的南翼,即故意放弃的拉西高地和钱湖之间的地段;然后,乘联军主力南移而中间出现空虚之机,集中北西罗军主力在中段进行反击,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夺回该地区的要点拉西高地;接着,马上将魔精炮兵团调上高地,对联军进行猛烈轰击,打乱敌人的阵形;最后全军向南卷击,对钱湖及其附近的联军主力进行冲击,将他们打回去

而要实现这个作战意图,配置在南线钱湖附近的部队显得至关重要,既要把联军主力引向自己,同时又要保证,不能使敌人突破整个防御。因此,林云天特地将第一军配置到南线。并决定,整个北西罗军展开在十公里的地段防御。离南线不到五公里处,苏孔的第四军隐蔽于此,作南线的预备队。而在北线,第二,三军,配置在第一线上,而在第二,三军侧後方约一公里的地方,隐蔽配置著张信的骑兵团和第五军,为防万一,林云天抽调出近卫军作为总预备队和大本营在一起。

面对三倍于己的敌人,还能作出这样的军力配置,这当然建立在北西罗军令所有人信服、恐怖的战斗力的前提之上的。事实上,恐怕也只有北西罗军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作出如此的部署这需要的是何等的智慧以及勇气啊

后人在研究这个乌木遭遇战时,无不叹服于林云天的韬略。认为经过林云天的这一兵力布置,几乎完全扭转了兵力不足的弱点,最大充分的发挥了北西罗军的惊人战斗力。甚至有人认为,要不是后来联军在参谋长孔飞的指挥下,在北西罗军发起冲锋后,迅速有效的撤离战场,保持了联军的绝对主力不受根本性损害,也不会发生接下来的坎通会战。所以,乌木遭遇战,是解读整个“奥伊坎会战”的钥匙,林云天的用兵风格就此显露无疑:因势应变,洞察无漏,善于利用一切可以弥补自己不足之处,硬是能够扭转乾坤,在整体上转劣势为优势。

对许多人来说,11月27日的晚上是一个不眠之夜,也许他们想的是,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回来再在这里睡而这就是战争甚至谁也无法确定自己的明天是否还能活着

黑铁历4月25日,在相隔十几年后,北西罗军又一次出现在大陆各国的战场上,又一次拉开了长达近20年的西罗国第二次统一战争的先幕。

这一天,东方刚刚发白,浓雾罩著战场,而14万余名决心以死效忠的北西罗军官兵,早已准备就绪,正严阵以待。早上八时左右,穿蓝色军服的东淄国军和穿黄色军服的熊庄国军,各自排成密集的阵形,展开在长达15公里的正面上,同时向北西罗军发起了进攻。

一开始,在战线的南端,实施进攻的联军主力发展得非常顺利。由于在兵力上占有将近10比1这样压倒行的绝对优势,他们迅速攻克了扎和湖附近的的特泥村,进到了西岸的尼淄村,迫使北西罗军后退。按照林云天的计划,战斗开始后,就是要把联军主力牵制到南线,一旦出现机会,再在中段发起反击。但战斗的进程却出乎林云天的意料,联军不顾一切,几乎是用人海战术来疯狂进攻,以至于到了很快推进到西岸的尼淄村。这样下去,显然要使林云天的计划发生前景不妙的变数,要防碍林云天下一步计划的实行。

看到这样的情况,钱弘笑苦笑着对一旁的林云天道:“不管怎样,兵力上的差距毕竟是我们的唯一的漏洞。要不是敌方的总大将是一个几乎称得上是一个白痴的统帅,我们的计划是很难成功的。”林云天听后,眼睛一亮,道:“对现在是必须作修改的时候了。要充分相信我们的将士”

为了防止联军趁势对南线的北西罗军的侧后方进行迂回夹击,扩大南线的缺口,以造成南线崩溃的情况,林云天当机立断,马上下令,苏孔的第四军立即投入战斗,力求迅速稳定防御阵势,同时吸引联军主力的到来。这样过早的将用作最后以防万一的预备队出击,这样不按常规的作战,自然要建立在对己方的充分信任和对敌方的准确把握上的。事实也证明,此时,如果不是联军的统帅部对战机的把握总是慢半拍的话,林云天的计划能否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

接到命令后,一贯沉默,淡然自处的苏孔二话没说,马上按照命令率军迅速行动。他将军令宣布之后,当即下令,全军出动,支援第一军他的这一道命令一下,全军上下高呼,那情形,就像已经打了胜仗一样外人见了这番情形,一定很纳闷:一道支援友军的命令,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呢知道内情的人明白精兵良将在很大程度上不过是骄兵悍将的代名词而已尤其在北西罗军这支公认为天下第一军的王牌军里,其内部竞争之激烈,是外人难以想象的北西罗军六军,除了近卫军外那是林云天直接指挥的亲兵,一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没的比,其他五个军是谁也不服谁尤其是第一军,因为番号的关系,在其他军面前,往往要自认为高人一等,因此,经常受到其他军的联手对付。现在,因为第一军守不住阵地,要去支援,怎能叫第四军上下不兴奋呢因此,苏孔的命令一下,第四军全军上下迅速往前冲去

很快,就到了第一军坚守的阵地前。看到北西罗军第一军负责把守的南线摇摇欲坠的阵地和敌军的攻势之后,苏孔马上对战场的形势作出准确的判断:只有果断的突然出击,攻敌不备,才能迅速稳定住战线。因此,第四军的出击就必须首先找好能对敌军形成威胁的突破口这样考验指战员素质的事情,自然难不到能成为“天下第一军”高级将领的苏孔。很快,苏孔找到了正在攻击中联军的弱点:相对比较薄弱的左侧后翼。做出判断后,苏孔率领第四军马上从南线的西南方向猛然朝着正在向南线准备发起最后攻势的联军杀去

正如苏孔所料,第四军从西南方向突然向敌人的左侧后方发起的猛烈攻击,给了联军当头一棒,突然而来的猛攻对联军的士气以及精神造成了难以估计的打击,很快就稳定住了南线的战局。

而第四军的到来,却让第一军全军上下感到一种莫大的耻辱:居然要让第四军的兄弟来解救这让一向在北西罗军中以老大哥自居的第一军将士在面子上挂不住了:军人的荣誉可是比生命的更宝贵的

很快,第四军就和第一军联手在最短的时间内向前发起了进攻。这时,当着众多将士的面,白汉一边谢绝了苏孔在两军汇合的地点指挥作战的提议,一边铁青着脸对身边的传令兵道:“传令各师,记住大将军的军令我要在半个时辰以后,站在尼淄村指挥作战办不到,我们枉为北西罗军第一军”说完,也不理苏孔,带着自己的卫队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