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分歧!分兵?(1 / 2)

在紧张,激昂的气氛中,西罗国的30余万大军已行军了半月有余。

在行军途中,各种关于各国联军的情报如潮水一般涌向西罗国大军的大本营,涌向林云天面前。各种情报显示,各国联军正兵分两路,朝西罗国境内扑来。

在林云天的大军正朝目的地西罗国中部地区奥次大区进发时,不幸的消息传来。派出去的斥候在11月5日传来关于牧国,乐国,京国三国联军的情报后就失去了联络,几天没有任何音讯传来,可见後果不容乐观。林云天想到,虽然此前的斥候的工作效率不高,送回来的情报的质量也不是很好,但总算是聊胜於无。但这样下去,在没有敌人一丁点情报的情况下,与敌人正面对上的话,即使自己是战神加瑞再世也没有一点胜算。何况这是一场输不起,更输不得的战争看来必须要以获得敌人的较完整的机密资料为前提,这场战争才有取得全面胜利的可能因此,接下来,必须要有所改进才行

11月10日,林云天在中军帐作了一个对今后大陆的战争发展影响深远的关於大兵团作战中使用斥候的改革。林云天决定,在今后派出去的斥候中,轮流驻有自己大将军亲兵卫队中的高手保护,以使情报能快速传来和保护斥候的安全。更规定,在要传递级别最告的情报的时候,应该由亲卫队的高手亲自传递,以确保万无一失。

在最後的临别时,林云天对斥候队队长嘱咐道:“你们不要忘了,这是在我们自己的国土上作战,我们广大的国民都是我们军队的眼睛。要多向他们询问,要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得到尽可能多的有效情报。记住,特别是敌人的机要情报,一定要想尽千方百计去得到”

这样,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有关的情报倒是又源源不断的传来。但每天要看和分析一大堆情报的林云天的心情非但不见轻松,反而日见烦躁。因为这些情报的利用度实在不高,不是他想要的那一种。直到11月17日,在大军到达奥次大区的前一天,当林云天在看完林斯送来的今天的第二十二封情报书後,他立即兴奋的大喊大叫起来:

“太好啦这才是我要的这才是我要的”

这位西罗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大将军在中军帐又叫又跳,兴奋的手舞足蹈,做着与自己的身份不相称的举动,完全不顾在场其他人看得目瞪口呆的表情。

之后,等林云天定下神後,他马上下令,要林斯立即请钱弘笑和召集参谋班子进来,商讨和制定确定的作战计划。

第二天,在奥次大区的总督府的大会议室里,林云天向与会的全体人员宣布了作战计划。在得到有效的情报后,能这么快制定作战计划,可见林云天不打无把握之仗的作战风格。下面就是作战计划的内容,包括敌人的部署和应对。

第一,敌人将分两路,分别从本国的东南部边境以熊庄国为基地,东部边境以乐国为基地向我进犯。其中,东南部敌人为东淄国和熊庄国两国联军,共计30余万人,总大将为东淄国的大王子王哥南,副大将是熊庄国的长平君曲完;东部敌人为牧国,乐国,京国三国联军,共计25万人,总大将是乐国的老将,有“虎首”美誉的岳和,副大将是京国的龙跃。敌人正迅速会合,意图在我军到达伊抉地区时,伺机围歼我军。

第二,有鉴于第一项情报的显示,所以我军要迅速急行军,力图打破敌人的会师,将敌人各个击破。首先,我们要迅速打败来自东南部的敌人,然后再迎击东部来敌。

第三,全军要竭尽全力,一定要在东部来敌没有到达之前解决东南部之敌,这是此战的关键所在。所以,白虎军为此战的先锋,今天出发,争取在两天後痛击东南部敌人的先头部队。

第四,朱雀军今天也出发,要掩饰好自己的行踪,对东南部敌人进行有效的迂回侧击,力求沉重打击敌人的士气和精神,为最后的大歼灭战作好准备。而玄武军团为这次作战的总预备队,紧跟白虎,

第五,这次北西罗军为后卫队,一面紧随白虎诸军团之後,给诸军以有效,有利支持;一面视情况而定,有可能分兵去阻击东部来敌,为全歼东南部敌人争取有利的更多时间。

第六,最后,全军会合,去迎击东部来敌。

第七,林云天大将军为此次作战总大将,钱弘笑为军师,朱生雄为副大将。

林云天宣读完上述命令后,放下手中的作战计划书,双眼扫视了会议室诸将一眼,然后做例行的问话,沉声问道:“诸位,对此可有意见请直言。”

令林云天想不到的是,迎接他的是一片沉默,一段时间的难堪沉默

许久,会议室里仍然是近乎诡异的寂静。林云天剑眉一扬,双手一紧,就要发作。马上,看到左下首的钱弘笑对他打了个眼色。林云天见此,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双眼,慢慢坐下。靠在椅背上,林云天也一言不发的看着坐在右边的朱生雄等人。

沉默,良久。

看着林云天的眼睛总在自己身上打转,看着好友张信用怪异的眼神望著自己,朱生雄终于坐不住了。只见他干咳了一声,带着不自然的神情,道:“大将军,我们几个认为”

话还没说完,只听见他对面的白汉带著一贯冷冰冰的语气突然打断,尖锐的问道:“你们几个你是说你们三大军团早就商量好要独自行动喽。是不是啊”

朱生雄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吧。

一时间,会议室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

只见林斯突然站起来,伸手指著朱生雄道:“你们这样做,置大将军于何地你们眼中,还有没有大将军”钱弘笑沉下脸,马上对林斯道:“林斯,你这样成何体统坐下”

林云天接着道:“对,林斯,坐下。先听听他们怎么说。”看着林斯愤愤不平的坐下,林云天转过头对朱生雄慢悠悠的道:“朱兄,你就说说你们的想法吧。云天洗耳恭听你们的高见。”

朱生雄极不自然的搓了搓手,张开嘴,却说不出来,只好用求助的眼神望著下首的周云荫和韩英。没办法,只见周云荫低下头,轻启朱唇,慢吞吞地说:“我们想我们三个军团联合去对付东部敌人。”

马上,钱弘笑眯著眼睛,接着道:“那依你们的意思,东南部的敌人就由我们北西罗军独自应付喽。”

朱生雄与周云荫对视了一眼,仍然不说话,又算是默认了。

顿时,会议室左席大哗。张信气冲冲的站起来,怒视著对面,一拍桌子,怒喝道:“好啊你们可真行,这样的事你们居然想得出,作得到。亏你们还有脸坐在这里”

这时,只听见韩英阴阳怪气的道:“都说你们北西罗军是天下第一军,能以一当十。现在,东南部敌人只不过是你们的三倍,你们怕扛不起吗”

话音刚落,会议室顿时就像掀翻了锅,热闹非凡。一些军官甚至互相破口大骂起来。

正闹得起劲,只见林云天拍案而起,怒喝道:“吵什麽吵你们自己说说,这像什么样子都给我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