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魔武大赛风云(上)(1 / 2)

三年举办一次的思罗学校魔武大赛,也可说是这一风气的体现,与大陆其他地方以各种名义,为各种目的举行的魔武大赛并无太大区别。然而,这思罗学校魔武大赛举办到今天,却显得特殊,有了一种特别令人耐人寻味的意味在里面。

思罗学校魔武大赛举办的初衷原是邀请各国高手与本国高手同台竞技,既能让本校学生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促其更进一步奋发向上;又能扩大本国与其他各国的交流,提高本国的武学和魔法水平。但近一百年来,随著西罗国国力日益昌盛,这一魔武大赛也逐渐变了味。开始,魔武大赛慢慢变成各国联手向西罗国挑战,还有胜有负;但随著西罗国逐渐有大陆第一强国的隐然之势,水涨船高,出了一批以安新周为代表的高手,魔武大赛的胜负的天平也逐渐向西罗国这边倾斜;到公孙涵率军横扫整个大陆时,魔武大赛更相应的成了体现西罗国战无不胜的场所,让各国高手俯首称臣;但当公孙涵兵败以周,西罗国诸多高手纷纷心冷退隐,再加上西罗国在李丞相把持朝政,开始奉行不触怒各国以及修文晏武的政策,魔武大赛就成为各国联手欺压西罗国,炫耀自己的场所。这十几年以来,魔武大赛上,西罗国罕有一胜,成为西罗国在国际舞台上唾面自干,任人欺凌形象的表现。

而这几天,在思罗学校魔武大赛又将举行的日子里,一个惊人的消息早在咸安城里流传开来:北西罗军副统帅林云天将率手下将士独力挑战各国高手消息一传开,引发了咸安城人近乎狂热的激情,一时间,能在思罗学校的大赛场里观看比赛成为咸安城人最大的梦想,而往日连倒贴送人都没人要的门票,自然是水涨船高成为最抢手的热门货在黑市,一张稍微靠近赛场的票都能轻易卖到10两黄金以上此时,在咸安城人眼里,还有什么比看自己心目中的英雄痛扁那些该千刀万剐的“东方人”更有意思的事情呢是的,在经历了十几年的失败之后,在这些民众眼里,北西罗军我们的天下第一军已是他们维护国家尊严的最后希望

走在前往思罗学校的路上,林云天的脑海中迅速掠过了以往有关这魔武大赛的详细资料。之后,深吸了一口气,一阵沉重与兴奋夹杂在一起的情绪涌上心头。摇摇头,定了定神,回头望去,只见除了钱弘笑的脸上还挂著招牌式的笑容外,从白汉以下诸人大都显现出凝重,紧张的神情。见此,再想想自己,不禁苦笑起来:这般情形,怎么与人打

一行人刚到直通思罗学校的白虎大道时,不禁停了下来。只见长达五里的大道两边挤满了人,一看到他们,都欢呼起来。马上,从人群中走出三位老人,中间的一位捧著一杯已斟满的酒,走到已下马的林云天面前,双手高举,高声道:“我们听闻大将军将参加魔武大赛,就在这里等大将军来,为大将军加油打气。这杯酒,算我们预祝大将军大发神威,打他那些狗娘养的欺压我们的外国人个屁滚尿流。”说完,人群哄然大笑,“对,好好教训那些王八蛋”“大将军,好好捶他狗娘养的”这样的话语此起彼伏。林云天双手接过酒杯,再看到周围许多因起大早而被露水打湿头发,正热情对自己呐喊助威的大人小孩,男女老幼们,双眼不禁湿润起来:“多好的人民啊”。

林云天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摔碎在地上,一抹嘴,双手抱拳,往四周一转,高声道:“各位父老乡亲,为国捍卫尊严和荣誉,是云天义不容辞的责任,各位的热情实在令云天汗颜。请大家放心,我在这里以自己的名字起誓,我绝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令大家失望的”话一说完,场面气氛更见热烈。接著,林云天跨身上马,回头对众人大声道:“兄弟们,不要忘啦,我们是天下第一的北西罗军军人,我们无所不能,我们势不可挡,天地间什麽也不能阻止我们前进的步伐。我们要捍卫这荣誉,要捍卫这国家的荣誉,更要对得起在这里的父老乡亲今天,我们要好好大干一番,让那些家夥尝尝我们的厉害,好不好”後面众人轰然叫好。这样,在人群极其热烈的欢送下,林云天一行人来到了思罗学校。

到了校门口,一行人,从林云天到普通的亲兵,全都带著从容、自信的神情,昂然走进了学校。

在有关人员的陪同和接引下,林云天一行人来到了学校举行大赛的大赛场。只见大赛场左右两边搭了两个大看台,而正北方摆了一席,显然是裁判席。而在赛场的正南方早就坐满了民众,看到林云天等人的到来,立即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鼓掌声

林云天等人抵达时,迟了少许,显然除了他们外,其他人等都已到齐。坐在左边的是各国的代表,各国领头的都是那天安府夜宴的参加者。多了两张生面孔,显然是赶来的乐国和牧国的代表。坐在右边的是西罗国的人,显然除了昭王和安太师外,咸安城里够资格参加的都来了。令林云天感到意外的是,铁国的小公主铁心居然坐在右席,与安雨情坐在一起。看到林云天望过来,铁心对林云天甜甜一笑。

在场诸人这才发现林云天等人已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林云天迎著各种嫉恨,惊讶,仇恨,欣慰,友善,爱慕的眼神,大步流星率领众人走向右席。

一走近,李时领着众人迎了上来,客套,寒暄了几句後,各人都就席而坐。

右边的看台分为三层,最上层是李时代父行事,一人高坐在上;第二层分为左右两席,左边坐的是军方将领,朱生雄等三大军团长和其他将领已坐在其中;右边坐的是李老丞相和其他文职官员。如此坐法,可谓泾渭分明。

一坐下,旁边的朱生雄就靠了过来,对林云天说:“这次大赛的报名,全由姓李的那个老不死的的一手操办。这老家夥居然要大将军只率北西罗军将士出战,其他人等一概不准。真他妈的王八蛋,都什麽时候了”说完,带著愤恨不平的眼神怒视另一边的李丞相。林云天听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淡然道:“朱兄,毋用担心,你就等著看好戏吧”一说完,安雨情接了过来道:“大将军千万不可轻敌。这次,据说那边请了一些不容小视的高手来。大将军还是小心为好。”林云天忙答道:“多谢关心。不过,请放心。我们北西罗军的传统向来是不轻视任何敌人,而敌人只会为轻视我们而付出代价”一说完,林云天转头向对面望去。看着此时,不经意间,林云天浑身上下散发出的万军辟易的气势,有心人才稍微放松了之前的担心。

眼见人已到齐,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从裁判席中央站起,高声道:“现在我宣布,第77届思罗魔武大赛开始请各方选手入场。”说完,坐下。

一会儿,只见左席走出一人,到场中央,朗声道:“在下牧国赵珲,请赐教。”话一说完,右席闪过一阵惊讶声。朱生雄偏过头对林云天道:“这赵珲乃牧国第一高手,一身所学,据说直追大陆十大高手。为近年来,大陆风头最劲的人物。看来,他们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林云天听后,却笑道:“是吗有这么厉害好,高手看来真是高手,好,我就要他这位高手领教什么才是真正的高手”说完,起身对钱弘笑道:“有劳先生了。”钱弘笑抚须一笑,起身慢慢往赛场中央走去。

钱弘笑一出场,全场大哗,为林云天第一场竟派出这样一位陌生人出场而感到吃惊。这也难怪,有近十年不现踪影的钱弘笑,又特意了改变形象,现在能将他与以往世人熟知的翩翩美公子的钱弘笑划等号的人的确不多。

钱弘笑一走到场中央,也不答话,静静的望着赵珲。随着钱弘笑的入场,赛场中顿时呈现出一片肃杀之气,一道道摄人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人难受那赵珲脸上志得意满,有点目空一切的神色马上消失了。多年苦修武学而来直觉告诉他,眼前之人乃一不世高手。不知怎地,赵珲忽然向前一施礼,神情凝重,出口道:“请前辈指点”看着赵珲如此,右边看台的人,大为不解,尤其那些熟知赵珲的人更是下巴快要掉到地上了那个一直认为自己天上地下,惟我独尊的赵珲居然会首先对对手行礼而且看那架势,更像后辈小子向师门长辈行礼一般而钱弘笑却坦然受之,丝毫不觉得奇怪。

施礼毕,赵珲双目一凝,开始动手。只见他先拔出腰中长剑,长长一吸气,身子周围立即渐渐的出现了一团团的淡绿色的雾气,双眼中也隐隐约约闪烁出一丝丝的蓝芒。说是迟,那是快,忽然间,只见赵珲的身影似一道轻烟似慢实急的往钱弘笑射去更诡异的是,在就要接近钱弘笑时,赵珲的身影忽地一下由一分二,接着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只见八个赵珲,八个身上仍然围绕着淡绿色雾气的赵珲围着钱弘笑,持剑往钱弘笑身上刺去

赵珲此招一出,右边看台一片叫好声,而下面的民众也不由得惊叫起来

正在这时,钱弘笑身上忽然金芒四射,场上也忽地平地生起了一阵阵狂风,接着一阵阵震人心魄的虎啸传来立即,赵珲的身影就像似风卷残云般吹过,真身现出,在空中一顿,马上急速往后射出。场上顿时狂风大作,吹得整个大赛场呼呼作响。

好一会,狂风渐渐停了下来,只见赛场上,半空中,钱弘笑身边依然围绕着几道有形地旋风,吹得衣服猎猎作响,全身依然散发出淡淡地金芒,状若天神而在钱弘笑地头顶上方,一只吊额白睛虎作咆哮状在盘旋着钱弘笑这一出手,立即技惊四座:单凭起手式就将对手震开身射金芒,凭气升空,聚劲成神兽,这是晋位天人之际的高手的象征整个龙神大陆也只有公认的十大高手能做到,而且聚劲而成的神兽是白虎,又是西罗国的代表,钱弘笑的真实身份已是呼之欲出了

马上,四周传出一阵阵的惊呼声:“天啊,是笑面虎他什么时候出山的”“快看是钱弘笑啊真是想不到连他也来了真是天佑我西罗啊”

钱弘笑的身影慢慢降下,飘至赵珲面前,沉声道:“还要打吗”赵珲先是一呆,然后带着肃穆的神情对钱弘笑道:“自先师与先生一战而败亡至今,已有十一年八个月零六天了,我也终于等到与先生交手的这一天还望先生不吝赐教”钱弘笑听了,大笑道:“你师傅接下了我十招,我看你能接我几招出招吧”

赵珲也不答话,退后几步,双手持剑,也不动作,慢慢的,只见身上冒出的淡绿色的雾气越来越浓,而双眼自浓浓的雾气中射出的蓝芒也越来越亮奇怪的是,钱弘笑也不出手,只是静静的看着,但当看到赵珲头上渐渐出现一尊青面獠牙,三眼四臂,顶生一只巨大的独角的时候,面色为之一变,出口道:“赵珲,你修练暗黑魔神功,竟能召引深蓝独角魔神附体,你就不怕遭天遣吗”在淡绿色雾气笼罩着的赵珲忽然发出极其刺耳的怪声:“只要能为师傅报仇,莫说深蓝独角魔神,就是深蓝毁灭魔神我也愿意召引钱弘笑,接招吧”话一说完,身化为一道淡绿光,又迅速为巨大的深蓝独角魔神身影所包围,附带着一阵阵的鬼哭神嚎,往钱弘笑扑去,顿时,赛场四周被那附带着憎恨,毁灭等暗黑能量所充斥着,令在座的观众为之心惊胆战

见势不妙,赛场正前方,以思罗魔武学校校长为首的七位魔导师立即吟唱起来,旋即,一幕巨大的结界覆盖了赛场,以免钱弘笑与赵珲的比斗伤及无辜

这样,赛场周围的人只能通过结界之上,神兽白虎和深蓝独角魔神拼斗的情形来推测钱,赵两人交手的情况如何。而从半空中白虎和深蓝独角魔神厮杀的情形来看,还是钱弘笑占了上风。当然了,钱弘笑毕竟是成名近二十余年的天下十大高手,占上风自是应该。而反观那位赵珲,虽然召引了深蓝独角魔神,但能与钱弘笑交手这么久也算是很难得了

不久,笼罩赛场的结界忽然迸裂,众人明白,胜负将分,大家都伸长了脖子往赛场望去

只见赵珲咬牙切齿的双手持剑似乎拼命的往前刺,而钱弘笑依然微笑着伸出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夹住剑尖,在钱弘笑二指中,不管赵珲怎么拼命使劲,剑身依然纹丝不动这时,人谁都看出,钱弘笑胜局已定

目光投住在赵珲已显得有些狰狞的面孔上,钱弘笑眉头一皱,忽然手指一松,接着曲指一弹,正中剑身

剑从赵珲手里脱手而出,往上空射去,而赵珲如遭电亟,向后跌退的同时眼耳口鼻中竟不断有血丝渗出

钱弘笑没有趁胜追击,只是看着正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神色的赵珲,带点惋惜之意的淡淡道:“召引深蓝独角魔神虽然能让你力量大增,但这终非长久之计,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魔气反噬,从此沦为魔道,只知杀略,从此神智全失。你愿意这样吗”

赵珲惨笑一声,道:“我输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是遗憾没有为师傅报仇而已。要杀要剐,随你,你罗嗦什么”

钱弘笑脸色一变,忽然怒声骂道:“蠢材你师傅辛辛苦苦把你养大,难道就希望你为仇恨所抿,如此过一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