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该走了(1 / 2)

新婚燕尔,林云天除了感到甜蜜之外,更多的却是忙。忙完了招满缺额的事,由于虎翼佣兵团俨然是当今第一佣兵团,每日前来委托任务的达官贵人是络绎不绝,而且一个个都来头甚大,非要林云天亲自接见,一一交代不可。

这样一来,再加上一直担心宿国公那边什么时候来催自己加入其麾下,林云天心中明白:是时候该走,到自己应该去的地方的时候了。

因此,一天晚上,聚齐萧翼和白汉,张信以及魏斯商量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林云天就带着秋兰前去令狐家。

来到令狐家大门口,林云天竟意外的发现老家人令狐典正在大门口,而一望见自己,就快步迎了上来,想是专门来迎接自己。

令狐典来到林云天面前,施礼道:“老爷果然没猜错,说林少爷今天要来,要我在这里等候。”说完,竟对秋兰也施礼道:“少夫人好。”慌得秋兰赶紧对令狐典还礼,并连说不敢。

正说着,在令狐典的引导下,已经进了令狐家大门。

来到府里,令狐典笑着对林云天道:“老爷吩咐了,叫我接到林少爷就马上带你去见他。至于少夫人,呵呵,我家小姐早就想见见少夫人,早已派人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说完,一丫鬟走上前来,向林云天和秋兰请安问好。这丫鬟,林云天认得,正是令狐明珠身边最得力的大丫鬟玲珑。

见一切都已安排好了,林云天也只得笑笑,转头向秋兰嘱咐几句之后,就跟着令狐典往里走去。

这次,在令狐典的引领下,林云天在亭台楼阁、花木林园中穿插行走。直至一座三进三间,石梁粗大,前方立着两只巨大的狐狸石雕的规模宏大的建筑物前,令狐典才停下,一伸手,作势要林云天进去。

林云天洒脱的一笑,步上石阶,刚来到屋前,紧闭的大门“依呀”一声由内推了开来,令狐夫人正在门内,含笑而立。

林云天忙上前,拱手施礼道:“小侄问候婶娘安好。”

令狐夫人敛身还礼,笑道:“进来吧,老爷正在里面等你。”说完,等林云天一进门,令狐夫人就走出门外,并把门关好。

林云天走得近了,见令狐智正伏案疾书。

不敢打扰,林云天就在一旁静静的等待。

过了大约一拄香的时间,令狐智放下手中的毛笔,将已经写好的几页纸放好,然后转身笑着对林云天道:“贤侄大喜之时,我这个作叔叔的未能亲临祝贺,云天莫怪。”

林云天赶紧答道:“智叔说笑了,小侄岂敢。”

令狐智笑笑,也不答话,用手指了指,意示林云天坐下。

等到两人都落座以后,林云天惊异的问道:“智叔怎么能料到我今天会来”

令狐智微笑道:“云天,你小子有一点比你老子强,就是你能忍要是你老子遇到和你一样的情况,我料他两天前就会来找我,而你,就会是今天料。”

林云天听了,一怔,说道:“智叔神机妙算,小侄佩服万分。”

令狐智摆摆手,道:“好啦,你也用不着给你智叔带高帽子了,咱们叔侄俩谁跟谁呀。”

林云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

正要说话,令狐智却举手,摇了摇。林云天见此,只得背往后靠,望着令狐智,不语。

令狐智平视着坐在他跟前的林云天,好一会,才道:“云天,你的来意,我早已猜到,你不用多说。唉为了你这件事,竟然要我,你师傅还有钱家那只死老虎一同策划,你小子还真是面子大。”

林云天一听,心情立即轻松起来,笑道:“那是师傅,智叔,还有钱叔关心我嘛。”

令狐智只得笑骂一句:“你小子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然后正色道:“云天,这次你接了这个任务,两天后就立即动身,不得延误。还有,这次,你要将你团里面那些有可疑的人通通留下;那些已经在维单城里成家立业的也不要,明白了吗”

林云天重重一点头,意示知道该怎么做,然后直奔主题:“智叔,是什么任务”

令狐智笑了笑,答道:“秘密护送星孜公主前往山国。”

“星孜公主”“山国”虽然一直有传言说牧国有意将星孜公主嫁给山国的国君维王,但是林云天实在想不出,秘密护送星孜公主去山国跟自己的目的有什么关系。因此,听了心中疑云大生,但是林云天依然神色不变,表情不变的望着令狐智,静等下文。

令狐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这次星孜公主去山国,不是出嫁,而是要将一把宝物赠送给维王那小子。至于这宝剑”令狐智最后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念道::“纯均”。

一听是是纯均,林云天不禁深吸一口气,竟然再开口追问:“纯均”意示要令狐智再肯定。

令狐智点点头,从嘴里再吐出两个字:“纯均。”

顿时,屋里一片寂静,叔侄俩都不说话了。

林云天想起了关于纯均的来历和其不凡之处。纯均,龙神大陆十大神剑之一,据说见过此剑的人中,要属相剑大师薛烛的话最为流传:“纯均剑出鞘,只见一团光华绽放而出宛如出水的芙蓉雍容而清冽,剑柄上的雕饰如星宿运行闪出深邃的光芒,剑身、阳光浑然一体象清水漫过池塘从容而舒缓,而剑刃就象壁立千丈的断崖崇高而巍峨”而其来历更是非凡,据奇书越绝书记载:“此剑是天人共铸的不二之作。为铸这把剑,千年赤堇山山破而出锡,万载若耶江江水干涸而出铜。铸剑之时,雷公打铁,雨娘淋水,蛟龙捧炉,天帝装炭。铸剑大师欧冶子承天之命呕心沥血与众神铸磨十载此剑方成。剑成之后,众神归天,赤堇山闭合如初,若耶江波涛再起,欧冶子也力尽神竭而亡,这把剑已成绝唱。”

纯均虽说其本身价值连城,但是在传说中,这是十大神剑中让历代帝王为之倾国倾城也在所不惜的两把剑之一。另外一把就是七个霸者之证之一的轩辕剑。七个霸者之证中,要属崆峒印最为飘渺难寻。而传说中,关于崆峒印,唯一的线索就是这把纯均神剑

好半响,林云天才出言问道:“不是说纯均神剑自墨洛王朝以后就下落不明了吗怎么落在牧国王室中牧国王室又怎么舍得赠送给山国呢”

令狐智笑道:“云天,你有所不知,其实纯均神剑早在五十年前就有消息已被乐国王室所找到。这次,为了将这把纯均神剑盗出来,是要死老虎出钱,你师傅出力才弄出来的。到手之后,再由我亲自出面,将此剑送给吴宙。至于,为什么舍得赠送给山国,不用我多说,你应该想得到理由的。”

林云天低下头,思索了一会,将前因后果联系起来,恍然大悟:“真是好计策纯均剑虽然神奇无比,而且关系重大,但是毕竟还是比不上王位来得重。吴宙完全可以凭借此剑,实施借刀杀人,遗祸之计,和乐国联手灭了山国。只要立下灭掉山国这样的功勋,再加上吴宙以为智叔也在支持他,这牧国王位他还不视为是他的囊中之物。只是”这时,林云天面露疑惑的问道:“据说山国的维王好像还是有识人之明的,这么明显的计谋,他又怎会中计,上当呢”

令狐智冷笑道:“就是他自认为是一个明君,所以才会上当的。”这话中的“明君”二字咬得特别重,讽刺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林云天听了,想了想,很快将其中的关节之处相通,抬起头,和令狐智相视一笑。

山国的维王,十五岁登基,至今才十年。当年他登基才三年的时间,宗室至亲,大将军田武谋反,其左右亲信诬告一些和田武来往甚密的大臣和田武合谋,要他将这些人坐以谋反重罪,族诛。维王却对这些大臣信之不疑,不仅不治他们的罪,反而对他们信任有加。靠着这份胸襟气度,再加上田武本人骄奢不法,维王很快就平定了田武之乱。而且田武殁后,又有人向他推荐他的二叔田宗出任大将军。维王却断定,他这位二叔本性狂妄自大,只会步田武的后尘。后来,田宗果然也谋反了。自从这两件事之后,,维王自以为算无遗策,再加上左右人的吹捧,以为自己是不世明君,竟然作起了统一王的美梦来。

平心而论,维王此人虽然有点好大喜功,但也算有才干,登基十年以来,山国据说是民不加赋而国有余财。但是维王生性骄狂,昧于大势,他不知道,当今龙神大陆早已不是像山国这样的小国发光发热的时代了。就是七大国之中,有资格问鼎统一王宝座的,在世人心目中只有西罗国和东淄国两强而已,就是其余五国也是自保有余,开拓难成。山国之所以还保存至今,就像泗上七小国一样,只是作为牧国,西罗国和京国三国之间的势力缓冲而已。而现在,吴宙在令狐智的策动下,为了王位,已经准备向山国开战了。

所以,像接纳纯均神剑这样看似愚蠢的主动,也只有维王这样不自量力的人才会去做。

当然,此时,林云天心中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山国位置显要,一旦山国被牧国和乐国瓜分的话,以后,在北方,西罗国将直接和牧国接壤。这样一来,倒还真是颇堪玩味的。

想了一会,林云天终于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一点,对着令狐智出言问道:“智叔,那要我们秘密护送星孜公主去山国,是你的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