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似水秋兰(1 / 2)

在取得令狐智和令狐明珠父女俩的谅解之后,林云天知道,就要开始着手准备迎秋兰过门的事了。

因此,在团里面招满缺额的事情完成得差不多之后,林云天就和白汉两人就带着礼聘来到宿国公府求见颍国夫人,开门见山要求今日迎娶秋兰过门。

在颍国夫人看来,这也许是林云天急着加入宿国公一方的表示,所以,也就痛快的答应了。收下礼聘,将日期定下来之后,颍国夫人笑道:“云天,秋兰和我虽名为主仆,实是情同母女,你今后可不能亏待她。否则,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林云天肃然道:“承蒙夫人不弃,将秋兰许配给小侄,小侄岂能辜负”说完,林云天双手捧了一爵酒走向厅门,肃然跪下,朗声道:“弟子林云天,今以清酒一杯,上告苍天和天界诸神,今蒙颍国夫人以爱婢秋兰托付在下,弟子誓将终身善待之,日后如有亏待,当如此杯,不得善终,此誓”

誓毕起身,双手倒酒,以酒浇地,然后将酒杯用力摔下,一声脆响,酒杯碎裂为几片。

见林云天如此郑重其事的起誓,立在颍国夫人身边的秋兰大为感动,举步走到林云天身边,也一同跪下叩谢道:“妾身何幸,得蒙云天如此错爱,自誓当终身侍奉云天左右,不离不弃,如有所违,亦如此杯”

说完,将手持的酒杯里面的酒一饮而尽,也将酒杯摔得粉碎。林云天见此,心中大为感动,一把扶起秋兰,道:“秋兰,你这又是何苦呢”秋兰双眼含泪,道:“云天,你这般错爱奴婢,妾身自当如此。”

林云天伸手拭去秋兰眼角的泪水,然后,紧握着秋兰的手,两人走到颍国夫人的面前,双双拜了下去。因为秋兰份属颍国夫人的身边的奴婢,所以颍国夫人也就坦然受礼。

等到林云天和秋兰行礼完毕之后,颍国夫人起身,伸手扶起二人,笑道:“好啦,好啦,你们就不必如此多礼了。”说完,左手拉着秋兰,右手轻轻地在秋兰脸上抚摸着,柔声道:“秋兰,你我主仆多年,你今天能有一个,好归宿,我真替你高兴。说实在的,我还真舍不得你啊。”一听此话,想起颍国夫人这么多年来对自己的照顾,秋兰双眼一红,扑到颍国夫人怀里,哭了起来,哏咽道:“夫人,秋兰也舍不得你啊”

颍国夫人一边用手轻轻的在秋兰背上拍着,一边柔声安慰道:“你这傻丫头,说什么傻话。这是喜事,应该高兴才是,瞧你”正说着,颍国夫人觉得鼻头一酸,眼中不知不觉留出了眼泪,也就说不下去了。

眼见秋兰就要走了,而且林云天又是少年英豪,春梅几个也由衷为秋兰感到高兴,也都围了上去,和颍国夫人一起对秋兰温言安慰和说着恭喜的话。尤其是年幼的冬竹,也双眼含泪,拉着秋兰的手,说着体己话。

瞧见眼前这副主仆情深,姐妹柔情,林云天心中也大为感动,退到一边,静静的看着。

好一会,颍国夫人回过神来,出言道:“好啦,好啦,不要这样了。”等春梅四人散开之后,颍国夫人对着林云天笑道:“云天贤侄,叫你见笑了。”

林云天连声说不敢。

颍国夫人转头道:“瞧我这记性,还有那么重要的一件事,都差点忘了。春梅,你去将那东西取来。”春梅应声入内,很快就拿着一张已有点发黄的薄纸进来。

颍国夫人一手接过那张纸,一手拉着秋兰,来到林云天跟前,一手将那纸递给林云天,一手将秋兰和林云天的手拉在一起,然后对肃然林云天道:“从今以后,秋兰就是你的人了。”

林云天知道手里拿着的纸就是秋兰当年的卖身契,更知道这张纸的分量。因此,左手一运劲,那张纸立即化为纸屑,接着,右手紧握秋兰的左手,举起,深情的注视着秋兰,带着坚定不移语气,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秋兰早已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一双眼睛再也离不开林云天那英伟的面容。

好一会,等到众人再次落座以后,一直没有出声的白汉开口道:“夫人,不知在仪式方面,你有什么意见。我和二弟早就商量好了,礼可简,决不能少,我们决不会亏待秋兰的。”

颍国夫人笑道:“一般人纳妾,隆重点的迎娶之典,也不过是请了亲戚朋友热闹一下,再用花红彩轿抬回去先拜天地,后拜夫妇。只是云天,你的情况我也知晓一二,况且,你现在也正在风头上,还是不要太过张扬。这样吧,今晚,我亲自送秋兰过门,就你们兄弟几个一起热闹,热闹一下就行了。”

见颍国夫人如此通情达理,林云天感动道:“夫人能为我们这么着想,云天真是不敢当,只是委屈秋兰了。”说完,早已和他并肩而坐的秋兰柔声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一点也不觉得受了委屈。”林云天听了,只是伸过手,再次紧紧握住秋兰的手以示意。

颍国夫人见了,笑着打趣道:“好啦,你们小两口以后有的是亲热的时候,不要这么急于一时。”说完,满座为之绝到,林云天和秋兰也不由得脸一红,相视一笑,两人握紧的双手却依然没有松开。

这时,白汉断然道:“好,就这样说定了,那就有劳夫人了。二弟,我们这就回去准备,准备吧。”

当晚,虎翼佣兵团的营地里面是热闹非凡。虽然,只有小队长以上的军官知道林云天今晚纳妾的事,但是摆上几桌宴席,还是免不了的。

晚上,随着颍国夫人一顶大轿亲自送秋兰过门的时候,整个宴席的气氛进入到了高潮。当着众人的面,新人拜天地的时候,男方以林德辉坐主席,女方则是颍国夫人,坦然受了那一拜。当然,为了掩人耳目,林德辉是以林云天的干爷爷的身份出现的。

这时,最高兴的莫过于林德辉,等到现在,终于等到林家有后的一天了,叫他怎能不高兴,怎能不兴奋所以,林德辉从一进门就一直眉开眼笑,红光满面的。

作为林云天的结拜兄弟,白汉,张信,魏斯的表达方式就是一个劲的要林云天喝酒。用魏斯的话来说:“喜事啊,高兴,还不趁机灌醉二哥,以后能有几次这样的机会”

至于其他被邀请来参加喜宴的韩苍,萧翼等人,也都由衷的为林云天感到高兴,都一个个对林云天送上自己最诚挚的祝福。

洞房花烛夜,是为人生最大快事之一。因此,今晚,林云天是来者不拒,任由他们几个想着各种理由来敬酒。要知道,号称千杯不醉可是林云天引以为豪的。

月朗星稀,人间情浓。

直至深夜时分,林云天才迈进了新房。

新房虽然只是仓猝收拾,但那充满了洋溢的喜气的气氛,却让林云天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是啊,得美妾如此,怎叫人不醉呢

在红红得龙凤蜡烛映照下,林云天用几乎在颤抖着的手轻轻取下了那大红披盖头。

烛光下,林云天将秋兰那秀美无双的脸蛋看得这般的清楚,看得那样的贪婪,那样的肆意

秋兰虽只知身已属君,却还是觉得一阵羞涩,不禁低下头去。

林云天跨前一步,将秋兰紧紧的搂进怀中,左手环着她的纤腰,右手抬起她的下巴,柔声道:“秋兰,秋兰,这一天总算来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听着这深情款款的话,秋兰将自己的身躯和林云天紧紧的贴在一起,喃声道:“是的,以后,我们可以在一起了,再也不要分开。”

“没错,你是我的,你整个都是我的你是我的秋兰”

再次听到这句霸道的爱的表白,秋兰情动了,将身子贴得更紧了,柔轫而有力的双臂勾住了林云天的脖子,而且她的身子也开始热了起来。

林云天一张嘴在秋兰脸上细细的吻着,正当秋兰闭上双眼,张开樱桃小嘴,仰面等待的时候,却见林云天忽然慢慢的松开了怀抱。

望着秋兰惊异的面容,林云天得意的一笑,道:“秋兰,还有一晚上的时间,现在该到我们喝合卺酒了”

秋兰脸一红,任由林云天搂着,一起来到屋里的桌子旁。桌上早已放着两个鲜红的玛瑙酒杯,以及一个通体红光的小水晶瓶,瓶中盛着满满的鲜红酒浆。

秋兰举起酒瓶,道:“云天,听夫人说,这酒还是当年她从乐国嫁过来的时候带来的,现在,就只剩下这一瓶了。喜事宜红,喝完这酒,我们一定能够白头到老的。”

林云天很感动,从秋兰娇艳而又真挚的神情上,他看出了秋兰对这门婚事抱着的是怎样的期望。

少女情怀总是诗

林云天郑重地打开瓶口的封塞,把酒倾了出来,瓶子的容量不多,却恰恰倒了两个满杯,他捧起一杯递给秋兰,自己拿起另一杯,微笑道:“秋兰,尽欢须一口,记住我说过的话,我们还有一辈子的好日子要过喝”

两人一仰脖子喝了下去,都一饮而尽。

酒是甜的,甜得有点腻口,就像两人心中都感觉甜密密一样;那红酒因为贮放已经很久了,酒质已非常之醇,一杯酒下去,两个人都有了浓浓的酒意,秋兰那娇美的脸颊,红得像盛开的牡丹,娇艳欲滴,散发着迷人而眩目的光辉。

软软的倒在林云天怀中,秋兰觉得浑身绵软无力,全靠那双吊在林云天脖子上的手,才不至于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