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如愿以偿(下)(1 / 2)

在整个维单城的餐饮业中,属于青松酒楼的就占了四成。因此,第二天,首先是青松酒楼总楼,经过林德辉重金请来维单城四位名声最响的四位才子编写,加工的关于林云天和秋兰的爱情传奇故事开始散布开来。结果,不到半日,就轰动了整个维单城。

一个是今年大陆风头最响的青年英杰,一个宿国公府以美貌,口碑好而著称的婢女,身份虽然称不上悬殊,但已经够让人遐想了。再加上四大才子的编写,加工,才过两天,林云天和秋兰之间的爱情传奇故事,就已被人戏称为本年度维单城最受人关注和喜爱的英雄爱美女的范例。

因此,三天后,等到林云天走出营地,一路上,当面向他贺喜的熟人和陌生人接连不断。使得他来到令狐家大门口的时候,面容都已笑得有点发酸了。

由于此前和令狐明珠多次出双入对,因此令狐家的下人也早已将林云天当作准姑爷看待。一见林云天,早在大门口站着的下人赶紧堆上笑容,迎了上来:“林少爷,是来看望我家小姐的吗你请你请”

林云天笑着进了大门,才问道:“我智叔在吗”

那下人笑道:“在,在,今天老爷一直在家,没出去访客。”

林云天满意的点点头,先不说话,那迎上的下人早已通知另外一个下人去通知老爷。

这时,林云天悄悄的塞了块银子到那下人的手里,低声道:“麻烦你请人通知你家小姐,就说我已经来拜访你家老爷了。”那下人飞快将银子纳入怀里,心领神会的低声答道:“林少爷,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放心就是了。”

过不多时,先前去禀报的那下人飞快的跑了上来,恭敬的对林云天道:“林少爷,老爷有请。”

林云天点点头,就随着来通知的下人往府里走去。

走进客厅,望见令狐智,林云天快走几步,来到令狐智面前,一躬身,施礼道:“智叔,小侄多久未曾前来看望智叔,还望智叔恕罪。”说完,偷眼望去。

令狐智脸色平静,看不出什么变法,只是点点头,道:“我知道你忙,怎么会怪罪你呢”说完,摆摆手,意示林云天坐下。

一听此话,林云天心中咯噔一下,知道情况有点不对,也不吱声,堆起笑容,小心翼翼陪坐在一边。

闲话说完以后,林云天试探着的问道:“智叔,小侄有一事要向智叔说明,但又不知该不该说”

令狐智嘴角一抽,直奔主题的道:“是你和颍国夫人身边那秋兰丫头的事吧。”

见令狐智直截了当的点破,林云天只得尴尬的陪笑道:“原来智叔都知道了。”

令狐智见林云天这副模样,又好气又好笑的,道:“这件事都传遍整个维单城了,我又岂能不知”

林云天瞧见令狐智脸色有点不对了,无奈何,只得接着道:“那智叔,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令狐智先生冷笑一声,接着口带讽刺的道:“你们一个是重情重义的大英雄,一个是情深意重的奇女子,多相配。我还得先向贤侄恭喜,恭喜了。”

一听此话,林云天倒吓了一跳,连忙起身,来到令狐智面前,束手胸前,做低首认罪状。

见林云天摆出这般样子,令狐智不禁火上心头,一拍桌子,骂了起来:“好你个林云天,啊,未娶妻先纳妾,你把我们家明珠看成什么了”

再说另一边。

在林云天和秋兰的故事传开的当天晚上,令狐明珠就知道了。

听完身边的丫鬟说完整个故事之后,令狐明珠痴痴的想了一晚上,心里头酸甜苦辣,五味俱全,但更多的是又怒又喜。怒的是,己身未嫁个郎,心上人倒先纳妾。喜的却是,如此重情重义的郎君确实只得自己托付终身。

然而细细想来,令狐明珠觉得还是此事要看开些。令狐明珠是一个非常明白事理的人,出身豪门贵族的她,对男儿家多妻多妾的现象是见得多了,别的不说,她爹爹就有妻妾七个。况且心上人的志向远大,放眼的是整个天下,如此英雄豪杰,她心里也很明白,单凭她一人,是怎么也收不住林云天的心的。那天晚上,到后来,就是她也看出了林云天和赵琼之间的关系恐怕不是那么简单。要知道,赵琼对男儿是从不假以颜色的,她的冷傲,她的才华,令好多青年英豪都自惭不如。但是,看她那天晚上对林云天多般维护,令狐明珠就明白,对赵琼,她就是想阻止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跟她比起来,令狐明珠自知,自己唯一的优点就是令狐智和林云天的父亲有深厚的交情罢了。

这两天,在和娘亲私底下商谈之后,令狐明珠也打起了心里的小九九。她明白,虽然和林云天还没有正式的婚约,但是这一辈子她心里再也容不下别的人了。不过,她也知道,真要嫁给林云天,从自己爹爹那里探来的口风,至少还得等个三四年,等到林云天有了深厚的根基再说。那么,考虑到这一点,令狐明珠就明白,自己娘亲的主意是没错的,现在是最好结交那位秋兰的时候。

因此,等身边的丫鬟偷偷的跑来说林云天来拜访老爷之后,令狐明珠再也坐不住了。她心知爹爹非常疼爱自己,打小就不让自己受半点委屈。而自从知道林云天和秋兰的事传开以后,这两天,令狐明珠就看到爹爹一直黑着个脸。

匆匆梳妆打扮之后,令狐明珠就急急忙忙往客厅赶去。

才来到客厅里屋的门口,令狐明珠的耳边就传来令狐智的怒骂声:“林云天,你说,我女儿哪点不好,你就这样忍不住”

快走两步,令狐明珠悄悄掀开帘子一角,偷眼望去,只见在客厅里,林云天正低着脑袋,被令狐智指着训骂。

见令狐智一直在骂,林云天低着脑袋不做声,只是不时的伸手拭去脑门的汗,令狐明珠心里一急,正要掀开帘子进去,手却被人拉住。她吃惊的回头一望,却是自己的娘亲。

只见令狐夫人来到令狐明珠身边低声道:“女儿,听娘的话,让你爹爹骂个痛快再说。你要知道,你爹爹骂那小子,也是为了你啊。”

令狐明珠心中一暖,点点头,只是偷偷的站在帘外往里不时的瞧去。

见林云天从一开始就只是站在那里挨训,也不说话,倒让令狐智拿他没辙了。而且骂了许久,令狐智也觉得心中憋着的一肚子火也发泄得差不多了,他也明白,这事,他也只能骂骂而已,他还能怎么样因此,末了,也只是狠狠得说了:“你这混小子,你说,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一说完,却见林云天猛地一下子直跪在令狐智面前,倒把令狐智吓了一跳。

令狐智还没反应过来,林云天开口说话了:“智叔,我知道我这么做虽说不得已,但是终究是对不起明珠妹妹。智叔,我现在在你面前只能说,请明珠妹妹等我,到时候,我一定来娶明珠妹妹为妻。”接着,林云天低着头,当着令狐智的面,将和秋兰结下情缘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尤其在说到十月十七日晚的事,林云天将自己的情况和想法说得声情并茂,让令狐智听了也连连点头不已。

最后,林云天道:“智叔,我知道这么做是有点不对。不过,我真的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我和明珠妹妹。所以,我这次来,是特地请罪来的。还请智叔成全”说完,林云天伏下头,头触着地板。

令狐智还在沉吟不语,早在帘外听得热泪盈眶的令狐明珠再也忍不住了,一掀帘子,走了进来。

令狐明珠见林云天吃惊的望着自己,心中又酸又甜,来到林云天身边,伴着他跪下,恳求道:“爹,我已是非云天不嫁,请你老人家成全吧。”

林云天听了,大为感动的伸出手握着令狐明珠的手,道:“明珠妹妹”再也说不下去了。

见这番情形,“我都成什么人了令狐智感觉很不爽,不禁出声埋怨道:”好女儿,你老子我为你打擂台,你倒好,倒帮起这混小子来了。这都成什么事了”

令狐明珠依然让林云天握着自己的手,听了,只是交了一声:“爹”

这时,令狐夫人也走了进来,对令狐智道:“老爷,他们儿女辈的事,就由他们去吧。我看,云天也不是负心的人,你骂也骂了,就这样算了吧”

见夫人也这么说,令狐智哼了一声,也不说话,权当默认了。

这时,令狐夫人转身对还跪在地下的林云天和令狐明珠道:“两个傻孩子,你们还跪在地上干什么还不起来”

林云天和令狐明珠相视一笑,都起身。见爹娘都在面前,令狐明珠想起方才的情形,大感羞涩,又见爹娘都含笑看着自己,旋即反应过,忙抽了抽手。但是,林云天知道这时是放手不得的,使劲紧紧的握着。

感觉林云天虎掌传来的热力,令狐明珠的脸顿时红了,低着头不说话,右手任由林云天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