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美人情重(1 / 2)

与枭狼盗贼军大战过后,林云天和颍国夫人经过商议之后,决定全体在原地休整十几天,等候在大战中受伤的重伤员有了起色再行动。

这一日,林云天正和众人在中军帐处理佣兵团的日常事务,一位士兵进帐对林云天报告道颍国夫人请团长过去议事。

林云天一怔,旋即想到也许是要和他商量要重新出发的事。正要起身,萧翼忽然道:“云天,该来的,终究会来,你小心应付。”

林云天听了,皱起眉头,望着萧翼半响,接着自信的一笑,对萧翼道:“萧大哥,你提醒的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完,掀帘往外走去。

一走进颍国夫人所在的营地,林云天很有意思的发现,见他走来,宿国公府的家将们脸上无不露出敬畏的神情,恭身退避。

乱世中,只有在战场中获得证明的英雄才能获得人的尊重。林云天率兵三千大破在中央三国边境一带肆虐已久,凶名卓著的枭狼盗贼军,这一显赫的战绩本身就足以赢得这次探亲团所有人的敬服。因此,看到那些家将一个个视若神明一样的看着自己,林云天一点也不感觉奇怪。

走近里帐,一见林云天进来,颍国夫人就含笑道:“我们的大英雄来了。”

林云天入座,赧然的道:“夫人取笑小侄了,小侄愧不敢当。”

颍国夫人摇头道:“云天,一个人谦虚不自傲是好的,但是面临称誉只是逃避,则未免太矫情了,非好男儿所为。”

林云天一愕,旋即答道:“夫人言之有理,小侄明白了。不过,此事乃小侄分内事,不敢当夫人以大英雄称许。”

颍国夫人明白林云天的性情,也不在这件事多说,径自道:“云天,你是打算何时动身”

林云天沉吟了一会,才出言道:“夫人,我昨天亲自去看望了受伤的兄弟,除了极个别之外,大都可以下床走路了。如果夫人觉得可以的话,明日即可动身。”

颍国夫人点头道:“这样最好,那就明日吧。”

此事一定下,林云天见颍国夫人既没有寒暄几句,又没有端茶送客,想到萧翼临行前的叮嘱,他心中也明白接下来要面临怎样的事,因此也不作声,静等颍国夫人说话。

沉默了一会,颍国夫人微笑道:“云天,三天前,我家老爷有家书到,在信中,你可知我家老爷对你此战是任何评价的”

林云天一边在心中暗叫:“来了”表面还是不露声色的道:“不知伯父大人任何看”

颍国夫人含笑道:“我家老爷在信中说,云天此战,纵然昔日有大陆第一名将之称的林子轩在世,亦不过如此。”说完,一双美目望向林云天,看他作何反应。

听到颍国夫人口中说出父亲的名字,林云天心中大为震惊,表面神情不动,但是一颗心却是不争气的猛跳起来。幸亏他今日刚从中军帐出来,一身甲胄依然没有离身,还看不出有什么异常。饶是如此,林云天额头上还是出了一层细汗。

见此,颍国夫人奇怪道:“云天,你这是怎么啦怎么一听到林子轩的名字就这般紧张”

林云天一听,立刻明白颍国夫人不是存心来试探的,旋即心中大定,故意伸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汗。刚要说话,忽然眼前出现一只白嫩的手,转头望去,惊见秋兰来到自己身边,递给自己一方手帕。

林云天忙伸手接过,连声谢谢,秋兰脸红的走开,回到颍国夫人身边。这时,秋兰见颍国夫人一双眼睛直在自己和林云天身上打转,羞得低下头去,直搓裙角。

林云天的脸也红了,不自然的一笑,急忙道:“夫人明鉴,林子轩大将军是小侄生平最敬服的人。林大将军何等人物,小侄何德何能,岂敢与他并肩伯父大人谬赞了,小侄实在承受不起这样德称许”

见林云天这般说来,颍国夫人也不多言,接着直奔主题,道:“云天,我家老爷常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当今边关多事,我家老爷多年镇守边关,说话还有点分量,云天如果有意的话,不妨考虑一下加入边军。我家老爷在信中说了,只要云天同意的话,上将军衔,一军之长,虚位以待。”接着,见林云天依然神情不变,颍国夫人续道:“当然,如果云天舍不得的话,虎翼佣兵团也可以全体加入边军,由你直辖。这次参战的所有人等,一律升为军官,受以军衔。怎么个操作,云天可以自行其是。”

这话一出,饶是林云天心中一直叫自己镇定,还是脸色一变。虎翼佣兵团自两年前来,各国各大势力无不有意大力招揽,开出的条件也都甚为丰厚。但是此时颍国夫人说出这般话,可以说是迄今为止开价最高的。如果不是苦心经营的虎翼佣兵团是为自己的宏图大业着想,面对这么高的待遇,换了是谁,也是无法拒绝的。因为据自己所知,这样的待遇已经大破了之前龙神大陆佣兵史上佣兵团加入正规军所享有的记录。

见林云天已经有心动的迹象,颍国夫人赶在林云天张口说话之前,赶紧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云天,如果你加入我国边军,在我家老爷麾下为将,那么我们也算是自家人了。这样的话,我可以做主,将我们家的秋兰许配给你作妾。另外”颍国夫人一边伸手握着秋兰的手,一边笑着对林云天道:“我听说令狐家的三姑娘,还有赵服家的那小妮子对你的颇有情意。令狐家暂且不提,我家老爷和赵服大将军可是交情甚笃,这事也都包在夫人我身上了,云天你大可放心。”说完,颍国夫人大有把握的笑眯眯的望着林云天。

见颍国夫人摆出一副未来岳母和大媒人的模样,饶是林云天算是见过世面,此时也是一副目瞪口呆,手足无措的样子。望着秋兰不时瞟过来的深情眼神,林云天一颗心简直要融化了,心中也一阵迷糊。

这时,宋卫对林云天多年严厉的苦心培养,终于发挥了功效。林云天口中连忙轻轻的狠咬舌尖,这一痛,叫林云天总算清醒过来,也很快把握住了眼前形势,知道这次不能像以前那样婉言谢绝,这哪怕是为了不伤秋兰的心。说来也怪,虽然连自己也感觉奇怪,但是林云天心中却很明白,几位红颜知己中,他对秋兰的疼惜是在所有人之上的。

可是,真要自己带着虎翼佣兵团加入牧国的边军那也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唯今之计,只有一个字:拖而且还是要给人希望的拖否则

林云天很快打定主意,因此,脸上摆出一副难为情的模样,吞吞吐吐的道:“夫人如此厚爱小侄,小侄当然感激不尽,想来这次是不能辜负伯父大人和夫人的厚爱”说到这里,林云天打住,半是故意,半是理所当然的悄悄看了秋兰一眼。这时,又正好碰上秋兰望过来,两人不禁一怔,旋即都红着脸低下头去。

见林云天和秋兰在自己眼皮底下做此小男女情事,颍国夫人顿时满心高兴笑呵呵的望着两人,正要打趣两句,林云天说话了。

林云天道:“只是夫人有所不知,我们团的规矩是,凡是有关系到佣兵团生死存亡的大事或者像这样佣兵团前途去留的问题,还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我还要回去和团里几个副团长以及三个营长商量一下才行。还有,夫人,我想你对大陆佣兵界中对佣兵加入正规军的规矩一定有所耳闻。前次大战,我们佣兵团死伤达三分之一,实际上已经不符合大型佣兵团的规定的人数。因此,就算我们真的答应集体加入边军,接受伯父大人的指挥,也得等到我们完成这次探亲任务,重回维单城将人数补齐了再说。这个中情由,还望夫人体谅。”

颍国夫人一听,也知道要林云天立即同意,却也是操之过急,而且林云天所说也是句句在理,无可挑剔,因此点头道:“云天,只要你有这个心就行了。”

接着,林云天陪着颍国夫人说了一阵闲话。因为刚才将话都说透了,此时谈话,气氛也是份外的融洽。

说了一阵之后,颍国夫人伸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疲乏的道:“云天,我就不耽误你了。秋兰,你代我送送云天吧。”说完,挥手做了个请客离坐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