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审讯(1 / 2)

闯大罗 十贰长生 1856 字 1个月前

又是一夜忙碌,踏着晨雾,缓缓洗净胸中煞气的罗艺向着家中走去。在他的意识里,他逐渐将双帝祠当成自己的第三个家。

可当他回到家中,所有人都守在祠堂内,气氛十分凝重。

方哈儿坐在上,前倾着身子,双手交叉,不言不语,但从他散的气息中,罗艺感觉到无比的阴冷中一点点炽热正在酝酿,使得他整个人宛如快要喷得火山。

强子也焦躁不安,他来回在门外走动,目光远眺间,皆是杀意,手中的铁棍都被他捏出指印来。七七大力他们一众孩呆在祠堂内,略显得不知所措,局促不安。

如此情景让罗艺原放松的心情一下紧绷起来,他朝七七他们微微点头,随意坐了下来。

见到罗艺,孩子们宛若有了主心骨,一下子鲜活许多,压抑的气氛消散不少。此时七七才走到罗艺耳旁,低声讲述着情况。

“什么阿龙不见了”顿时罗艺明白情况。

阿龙跟强子一样是跟随方哈儿最早的孤儿,因为他年纪最,备受方哈儿呵护。现在他无故失踪,难怪方哈儿与强子会急得如热锅蚂蚁。

罗艺赶紧问道“什么时候不见得”

“你跟哈儿哥出去之后,我们便怎么也找不到阿龙了。”

调虎离山

听着七七的回答,罗艺暗骂起来。祠堂在眼线众多,虽铲除一批,可又有许多人盯上他们,于是方哈儿决定兵分两路,想以最快度将危险扼杀,可即便如此,没想到还是着了道。

“不要让我知道是谁,否则我必将他碎尸万段”

方哈儿的气息如火山喷涌而出,顿时在场除了罗艺,其余所有人都倒退一步。

“够了哈儿哥,你先冷静下来”蓦然间,罗艺起,狂暴的煞气怨念将方哈儿的气息冲毁,“阿龙不见了,大家都很担心。你这样无名火,又有何用你想把所有孩子都害死吗”

“愤怒无济于事,正好我们还有几个舌头没有处理,不定他们之中便有阿龙的消息。”

“哈儿哥,强子,我们走吧”

罗艺快刀斩乱麻,若让方哈儿接着在祠堂里待下去,整个家都要被拆了。

广袤无垠的山林,白天鸟雀声响,生机勃勃,夜晚狼行虎顾,杀机四伏。

夜晚的山林才是它来面目,漆黑,阴暗,狠辣,酷毒。对于正被绑着的孙彪来,即便是山林的夜晚,也没有面前这人可怕。

面前的少年根就是最阴狠的独狼是最凶恶的獠鳄

不管是在折磨人的身体,还是在折磨人的心灵的方面,他都实在厉害。

层出不穷的手段,样样不同的手法,让自以为见多识广的孙彪都为之惊恐。

俗话三虎成一彪,他父亲给他取名为彪,便是期望他能够跟彪一样无所畏惧,但是现在他害怕,他恐慌,他畏惧。

因为面前少年将自己的折磨手段,根不认为是一种折磨,而是将其磨当成一份细致的工作。轻柔,缓慢,心翼翼,唯恐错失半点乐趣。

他快要彻底绝望。

被束缚在石桌上,孙彪越来越觉得自己鲁莽,不该来趟这一浑水,虽然他以前也颇有威名,但生活压迫与调教,早已将他骨子里的凶性磨的一干二净。

孙彪极为后悔,他觉得自己不该独自前来,至少应等总管大人再派几人一起前来才对。即便被抓,他也绝不会落得如此狼狈,如此无助

死道友不死贫道,孙彪深谙此理,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到底,若非三年之期将近,他唯恐被大总管所杀,根不想去双帝祠盯梢。

他不想招惹方哈儿,除了传闻他身后有修士以外,还因为那子年纪不大,却是江城出了名的疯狗,武力很高,自己绝非敌手。更何况还有罗疯子

为此他根不敢跟方哈儿碰面。但好死不死的是,就在他想要离开之时,在双帝祠外看到一胖子

当时他不知怎么了,鬼使神差般改变了决定,他瞬间将那胖子打晕掳走,送给了自己的上家。

一次的成功让他的胆子越来越大,他还想要更多,他想将方哈儿所有视若珍宝的弟兄们都抓走,以此要挟他。

可当他再次刚靠近双帝祠时,还没反应过来,街边巷道内一双铁钳般的手将他勒晕了过去,醒来之时他已经在这阴暗潮湿的山洞内,被紧紧捆在岩石上。

“确实很硬气,都城里人养尊处优,骨头软,可没想到你硬气到这种程度。”

冰凉的声音让孙彪身体抖了抖,他知道,那匹独狼,那只獠鳄又来了。

孙彪瞥眼看去,那道拉的极长的黑影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帘前。他更加恐惧,因为他明白不远处,另外两个人的折磨又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