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穿越者,降临(1 / 1)

无迹 凌落尘 1982 字 1个月前

“唉”体深深的叹着气,然后,从尼德霍格的头上一跃而下,身体,稳稳的在了阴影之上。

“我们的世界,很不安定,但,也很适合我,因为,我,即是未来,我,即是现在”

“从今以后,我将是人,人是未来,我,也是龙,龙,是现在,我,即是现在与未来的主宰者,我,将引领现在与未来。”

“以后,我将以龙傲天为名,以人与龙的共同身份,存在于此无尽之世”

“尼德霍格”

为自己新取名为龙傲天的人型魔龙,高昂的呼唤着自己的龙身,幽暗得仿若深渊般的黑瞳,透过坚实的墨鳞,默默注视着体的面容,锋利的双翼,轻巧的折在肋后,幽若天成的龙鳞微微颤抖着,尖锐的两翼,稍稍抬起,一丝丝恶风,扬动起来。

人与龙的坚定的眼神,相互对撞,这是一位龙族的自傲,从亘古时代苟延残喘至今的龙族,曾从满是妖族的世界之中叛乱自立的不屈的龙族,如今,将会以新时代的,未来的,人的身份,去再次夺得,属于自己的荣耀,不为以消逝的龙族,而是以,现在的,龙与人的共同存在。

酷。匠v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祂是人,但也不止是人,祂是龙,纯种的龙,但,也是人,纯种的人,祂,将以人之未来,跨越龙的威能,祂,是现在,也是未来。

“我们,将会成为新的规则,以龙为身,此身为象征了龙的规则。”

“我是龙,却同样为人。”

“我,将会俯视这无尽的世界我,将会屹立于世界之巅我,终有一日会超脱这个世界,高位者,来迎接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豪迈的笑声,在这无尽的阴影中不断回响着,连绵不断,递入了一层又一层的,不同时空的阴影中去。

这一刻,专属于少年的,新的历程,已经拉开了帷幕。

艾斯达里一个为冰雪所封存的世界,它属于依欧提文的部分,但是,却被架空在另一片清冷的空间之中。

在这里,难以醒视生命的存在,空寂的冰霜覆盖了这一整个世界,在这里,能看到的,只有一望无际的空静。

但这里,确实生活着一只族群,它们,有着雪白的身躯,靓丽的毛发,轻盈的羽翼,尖锐的指爪,锋利的口牙,它们,是寒冰的掌控者,它们,正是雪翼一族,一只,被迫从异世被带来的,曾经的,奴隶种族。

而现在,在过去的侍主身死之后,这一落魄的种族,失去了原的庇护,便不得不,逃入这处封绝之地,以求得,自身种族的延续。

但,即便这样,这一种族,却也只能,在这为外世封绝之地之中,绝望而艰难的等待着,等待,这终焉之时的到来。

但是啊,雪翼一组的历代领袖们,它们并不愿意在此孤独的等待着终焉的降临,它们,开始思考,开始学习,开始,智慧的进化。

终于,在这原来侍主的遗物残卷之中,发现了,能够突破世界壁障的阵势的存在。

于是,一个崭新的,不知是否可行的召唤阵,在这一种族的身上渐渐成型,每一位雪翼族员,都会在生命最后的时刻,将自身所有的能量填充进这一召唤阵中,以期望,在有朝一日,能填满此阵,然后,以此,召唤出另一位,能够,真正,引领它们走出困境的同类的到来。

现在,在不知过了多久的时刻,这一沾满了雪翼一族鲜血的阵式,终于,要于此,显露出,其真正的力量了。

聚集了一代又一代雪翼族群生命力量的冰蓝的封绝之石,被领袖,沉重的摆上了圣坛,现的这一时刻,正是此世时空波动最为强大的时候,也是,最有可能突破时空壁障的时候。

而此时,全部的雪翼族员,都静静的趴在地上,等待着,族长的奉献,它们,等待了,已经不知到有多少年了,现在,也终于,到了这一刻,成功与否,在此一举。

在这所有的雪翼族员的注视下,族长,疲惫的抬了抬雪白的翅膀,强有力的爪子,轻轻的搭在了阵式之上,现在的这一段时间,正是世界空间波动最旺盛的时候,也是,雪翼一组崛起生存的梦想最有可能成功的时刻。

在,这一刻,这一只,已经衰败得仅余千数的种族,它们所有存在,都将自己的灵力,注入了这一副看似潦草的圣坛之中,而族长,更是迸发出了自己的全部能量,疏导运行这副阵势。

碧蓝色的光辉,从雪翼一组的圣坛之上,源源不断的迸发出来,这看起来粗糙异常的圣坛之上,展现这,其无与伦比的强大的力量形态。

这,由雪翼一族一代代领袖奉献生命所构造的空间圣坛,在这一刻,随着雪翼一族现任领袖那不断衰败着的生命征兆,而不断的,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光辉。

这圣坛,已经集聚了雪翼一族无数代先辈的生命,但,无论是能量,还是空间感,都尚未完整,如今,在现在的这个时刻,虽然,对于后代们来,能量,尚未达到真正充足的时候,但是,在雪翼一族族员无数次对圣坛阵势的探之下,已经能够确定,这次在这个世界之中所发生的,前所未有的空间震动,是,最有可能成功的时机了。

不能再等了,无论是时机,还是对于越发稀少的雪翼一族来,现在,无疑是最佳时机。

族长无力的挥动着越发干涸的亮白羽翼,封绝之石接连转化为纯粹的光辉,在这断时空最为混乱的时间内,雪翼一族,将全部希望转化为能量,一点点,一点点打开着世界的通道。

“乞求您,我等乞求您啊,时空的圣者啊,请怜悯我们吧,我等背负了无辜之罪,为何要这样使我等遭罪啊,圣者啊,我等皆为您之造物,请怜悯我等吧,请将奇迹,展现在与我们之前方”

雪翼一族的领袖,不甘的嘶吼着,晶莹透亮的泪珠,从那一对雪蓝的眸子下滚落,瞬间,便化为剔透的雪花,散落在空中。

或许,奇迹真的存在,又或许,是某人的恶趣味也不定,它们的声音,被动的传到了君赟的耳中,他那空寂的眼神朝着这一方冰封之尘望了一眼,悄无声息的空间波纹,便静静的锁定了一方与此世相有缘的世界。

圣坛的力量,终于在族长消逝之前将阵式给完整的启动了,在君赟的默认下,另一个世界的通道,悄悄打开,一道灵魂,被相当迅速的给转移了过来。

这是奇迹,至少,对于雪翼一族来,绝对是堪称奇迹的事件。

封绝之石已经全部消失了,雪翼一族的领袖,也渐渐失去了生机,它的身体,开始黯淡、虚化,眼看,就要在此间天地消散,但,与之同时,阵式成功的使层层空间运动起来,那异世的灵魂,便在这阵式的推动下,由着那一丝丝雪翼一族的光辉所牵引着,渐渐的,进入到圣坛之中。

而降临的外来者,没有形体,没有意识,它,权且存在于虚无之中,在宁静之中,随着领袖所化为的指引之光,进入到了,圣坛之中。

封绝之石所转换的能量,不知打开了世界的锁,还将圣坛,向着更高的能量形态进化了,当这外来者的灵魂进入圣坛之时,它,便拥有了一位真正雪翼的血脉。

渐渐的,伴随着空间波动的退去,圣坛上那蓬勃的冰雪意志,也趁此跨越了一代代时空,传承涌入外来者的意识之中。

他的身体,开始被他自己所构造,他,开始从潜意识之中苏醒,连带着雪翼一族历代族长英灵的恍惚记忆,复苏了。

冰蓝幽寂的瞳孔轻轻张开,他俯身看下去,他的身旁,是一大群在平地上需要人类仰视的带翼白虎。

年轻人挥了挥身后的翅膀,有些不适应的避过了寒风,然后,像是不适应冬季的起床患者一样,失神的盯着自己面前的同类们。

它们那一身寂白矫健的身躯,凌乱的灰白条纹交错其间,锋利苍白的五只利爪,有些像人的手掌,但是却又十分的粗糙,那一层厚实的毛发,包裹着这些白虎们的躯体,巨大的羽翼紧紧的收敛在雪翼一族的身后,洁白而若寒霜。

雪翼一族的全部族员,也都闪烁着那一双双清澈无暇的蔚蓝瞳孔,默默打量着他。

青年仿佛刚从睡梦中醒来一般,幽蓝的瞳孔从无神的望向四周的视线收了回来,转而透过那洁白反光的雪壁,打量着自己的新的身躯。

修长紧实的臂膀,雪净细腻的肌肤,精练实干的肌肉,这一切,都与他原来那羸弱无力的躯干,不同了。

特别是青年抬了抬手掌,那十只指甲,宽厚而密实,像是层层密密的冰霜叠在了一起一样,而且青年感受着自己身后的怪异,那一对纯白的羽翼,立即老老实实的顺从其主人的想法,以着诡异的方位支到了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