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行动(1 / 1)

  如果一个人能够预知未来,哪怕只是大体上的,那么在很多方面,他的确有很多捷径可以走别的不说单说后世的那些个nb轰轰的互联网公司,现在不还都是未发育的小小鸡雏,都在饥渴万分的等着投资人爸爸的哺育,若是在适当的时候购买这些公司的原始股,不出十几年,混个亿万富翁当当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而此时此刻,对于王天一来说,就有这么一个能够一夜暴富的机会,那就是——炒股。

  1991年5月6日,一个让所有股民们都魂牵梦绕,大起大悲的日子,上证指数开盘后从330点狂飙至1429点,中间涨幅之巨令人瞠目结舌,这是中国股市第一个大牛市的“顶峰”,后世中多少股民对此津津乐道,恨不得时空倒转自己能够回到过去,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

  王天一也同样如此。

  抵押了公司以及房产,带上能够动用的手头上所有的资金,下定决心堵把大的,贪婪的王天一同志带着一往无悔的心气儿,踏上了前往上海的火车,而这一走就是五个月的时间。

  又是一季炎夏,酷暑当头,空气闷的厉害,若不是挂在墙壁上的电风扇带来的那一丝凉意人恐怕是连喘气都难过的厉害,今年的遂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打入了暑后,每天的平均气温都有三十六七度,创下了历年新高,在医院里因中暑而倒下人比比皆是,也不知道是犯了哪门子邪病了。

  叮叮当当的琴声在房间里一遍一遍的响起,弹奏者的水平只能算作初级,但是他一遍一遍练习的及其认真,不曾有过丁点的懈怠,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有人推开了他的房门。

  “都练了一上午了,先吃块西瓜,歇息歇息。”王老太太笑呵呵地给自个孙子送西瓜来了。

  王铎闻言果然停下了自己的双手,小心翼翼地合上琴盖儿,王铎没接西瓜而是先问道:“二宝醒了吗?”

  王妈闻言笑呵呵地说道:“刚醒没一会儿。”

  王铎立刻就站了起来:“那我看看看他。”

  “去吧,去吧。正好你二姨和蓉蓉姐也来了……”

  王铎刚一进屋的时候,脸上就突然有点挂不住了,无他,只见此时房间正当中,一个穿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正俯着身逗弄着他弟弟,不知道是被女人身上那浓重的劣质香水味给熏着了,还是特地留长的尖锐指甲划在脸上感到不舒服了,小王钰的大脑袋左躲右闪,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王铎见状,当时心里就不乐意了,只看他三两步就跑了过去,弯下身子一把就把他弟弟抱在了自己怀里,并且毫不掩饰嫌弃的从那女人身边倒退了三步。

  李月本来笑意盈盈的面孔上骤然就是一僵,用着以为别人看不出来的厌恶眼神扫了一眼王铎,李月干笑着说道:“你看你这孩子,怎么还是这么莽莽撞撞的。”

  王铎理都没理她一眼,直接就对着李秀冉道:“我带二宝出去转转。”

  李秀冉点点头,王铎又跟旁边坐着的李二妮打了个招呼,立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姐,不是我多嘴啊,王铎这孩子的性格可真有几分古怪呢,你可得好好教育教育,省的长大后变得阴阳怪气的,不讨人喜欢。”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管人家做什么。”杨蓉听不得李月的这种上人家做客却教育人家孩子的做派,眼睛一瞪,毫不客气地就怨怼了回去。

  “你怎么说话呀,我这是为了孩子好啊!”李月委屈的说道。

  “你管好你自己就得了。”

  眼看着两个人吵吵嚷嚷就又要掐起秧子来,旁边的李二妮立马开始做起救火队员来,劝了这个劝那个,一脸着急为难的样子。

  两个人狠狠掐了好半晌,最终才以杨蓉狠哼一声跑出去后,方才落下短暂的帷幕。

  “你看这孩子,真是……”李二妮讷讷地看了自家妹妹一眼。

  李秀冉则是对她微微笑了笑,也不提这茬儿而是说道:“我已经听说了,蓉蓉考上了市一中,真是恭喜你们了。”

  一中在遂安市可是最好的重点高中了,不知道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要进去呢。

  提及这个,李二妮那张苍老的已经出现许多褶皱的脸上立刻布满了骄傲的光辉,嘴上却说道:“还是多亏妹夫了,要不是他,蓉蓉怕是连学都没得上,哪能有今天。”

  “还是孩子自个争气。”李秀冉抿着嘴唇笑着说道。

  如此,两个人就着孩子的话题,自顾自的说说笑笑着,倒是把一旁的李月给忘的一干二净了,而李月这样的人,那里又肯自己受到冷落,肯定是要想方设法的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的。

  “书上有云:条条大路通罗马。现在社会环境宽松了,也不一定非要学习好才能有出路。”李月露出一脸振振有词地表情,对着李秀冉笑略带得意地说道:“就譬如我吧,也没有念很多书,但因为长的好看,就有人愿意捧我当明星。”

  李秀冉听到这里,嘴角含笑地扫了李月一眼。

  与印象中那个浑身透漏着小奸猾的农村女孩子不同,此时此刻,经过了大城市熏染的李月,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换。她的头发烫染成了现在最时髦的波浪卷儿,她那张尚算年轻漂亮的脸蛋儿上也是描眉画红,更不用说那满身的劣质香水味儿了,李月穿着一条纱料的吊shu17.cc带裙,粗粗看去,的确已经有了几分成熟女人的味道。

  “明星?”李秀冉说道:“你要去当明星?”

  李月似乎察觉到对方的惊诧之色,脸上的表情更是有了几分不加掩饰的得意。

  原来,几个月前,李月认识了一个男人,对方声称被李月美丽的面庞和身上纯洁的气质所打动,要挖掘她成为大明星,李月知道后,心理哪有不愿意的,立马就答应了对方,自然而然的,两人也成了情侣关系,李月觉得自己的前途有了着落,寻到的男人又是有钱有才的如意郎君,所以这段时间,过的那真叫一个神清气爽,大为得意。

  “我们家老曲说了,我现在得先培训,等培训完了,才能去演戏。等到时候我成了明星,你们就能在电视上看到我了,说不定有一天,我还能上春节晚会儿呢!”

  看着尾巴几乎快要翘到天上的李月,李秀冉抿抿嘴巴什么都没说,在她心理对方本来就毫不重要的人,以后无论是好了还是坏了,都不关她的事儿,又何必多言呢。

  “你要是出息了,爹妈一定高兴。”李二妮乐呵呵地说了一句。

  李月扬了扬脖子,咯咯咯地娇笑起来,看上去那叫一个拿腔拿调。

  李二妮他们在这呆了好半晌,直到杨蓉非吵吵着要走,这三个人才出了王家的大门。

  李月现在已经不住在杨蓉家而是住在她男朋友那里了。

  “我还要去商场买衣服,你们两个先回去吧。”大约是嫌弃天上的日头太晒,李月从挎包里拿出只墨镜,像模像样的架在了鼻梁上。说完这句话后,她也不管杨蓉母女,转身就走。

  杨蓉看着她“妖娆”而去的背影,狠狠地冲着地上呸了一声:“你看她那流里流气的样子,半点不像好女人。”

  “你,你别这么说啊……阿月不是那样的人……”

  “不是这样的人?呵呵,我把话先给你放在这,如果她能成为明星,我就去吃屎,吃一桶的屎;”杨蓉狠狠地哼了一声,就差没有指天对地地发誓了。

  她心理真是烦透了这个李月,在她们家的时候,她不仅好吃懒做什么活都不干,还到处乱翻东西,但凡看见什么好的都会舔着脸向李二妮去要,她的新衣服,新鞋子,新被褥,甚至是新一只新的钢笔,只要李月看上的就会想方设法的占为己有,再后来这个李月交了个所谓的“男朋友”这才终于从他们家搬走,而人家有了新的靠山,自然就想不起李二妮这个曾经接纳帮助过她的姐姐了,而与之相对的,对于.shu28.cc家庭条件相当不错的李秀冉,她却会实足热情的过来巴结,这不,知道人家生了二胎,她就忍不住的跑上门来了。

  “二宝不能随便给别人抱。”等所有人都走了后,王铎对着李秀冉露出一个明显很不高兴的表情。

  李秀冉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对着他笑了笑,好脾气地说道:“好好好,以后二宝就让你抱,成不?”

  王铎很傲娇地哼了一声,然而还不等他再发表什么意见的时候,就感觉到整个胸口一热,王铎当下便毛了,对着怀里眼巴巴一副贼无辜样子的小婴孩儿,大吼道:“臭二宝,你又尿在我身上,信不信我抽你屁股!””

  王钰小朋友虽然才几个月大,但明显遗传到了他亲爹那没皮没脸的个性,看见他哥哥骂他,不觉的羞愧害怕,反而小手小脚地用力滑动起来,眉开眼笑的,.shu29.cc看上去那叫一个欢腾啊。

  李秀冉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孩子,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里都透着一股满足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