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警察(1 / 2)

  杨蓉趴在李秀冉耳边窃窃笑道:“看他们这回还敢不敢再来诈骗。”

  李秀冉闻言平静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汪美枝的性子她再清楚不过,吃了这样大的亏,哪能轻易放过,非得再要闹着底朝天不可。

  果然,李秀冉他们回到城里后不过三日,汪美枝就带着李顺还有五六个寻来的轻壮小伙一路抬着李有才,直接找到了纺织厂。

  到了地方后,就开始大喊大叫,大疯大闹起来。

  “丧良心的贱女人,黑了你的心肝肺,自个亲爹你都祸害啊!来人啊,大家全都过来,睁开眼睛看看,这不要亲爹亲妈的不孝女啊!”汪美枝坐在地上,那是一把鼻涕一把的泪,间接的还要在地上连番滚上几圈儿,整的那叫一个轰动,没一会儿就吸引了许多人的视线。

  大家围绕着他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说的好像是二车间的李秀冉……”

  “怎么还闹到厂里来了,真是丢人现眼。”

  “你们看,躺在那的好像是李秀冉的父亲,看起来病的很重啊,姑娘不管了吗?”

  “再怎么样,也不能不要爹娘啊,真是不孝!”

  不管认不认识李秀冉的,知不知道事情真相的,此时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汪美枝就是要彻底毁了李秀冉的名声,让她再无颜面于单位立足。

  汪美枝在纺织厂门口吵吵嚷嚷了好半晌,这才引来了一位管事的。

  “你们这是干啥呢?有事情回家说去,再在这里闹,我可就报警了啊!”

  “少拿警察吓唬俺们,我告诉你,赶紧让李秀冉那个畜生给我出来!”李顺仗着人多势众,底气一下子就足了起来,就见他扯着脖子,跟一只公鸡似的叫嚣道:“我们今天不但要让李秀冉那个贱女人付出代价,还要找你们领导李秀冉是你们厂子的员工,你们就得对她的行为负责,她要是不管我爹娘,你们就得开除她!”

  “李秀冉请假了。没来上班,你们就是再在这闹也是于事无补。”那小领导露出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招呼了好几个厂卫过来,指着李顺的鼻子,大声道:“这里是国营厂,由不得你们在这撒泼,赶紧给我滚!”

  纺织厂的厂卫们个个人高马大,听见招呼后,上来就是一顿推搡,汪美枝见事不好,心理不由有些发怯。

  她嗖一下站起身子,扯着嗓子喊:‘我是李秀冉的亲妈,我要找你.shu28.cc们厂长,我要告状!’

  “真有意思,我们厂长是你相见就见的吗?赶紧走人!”

  几个厂卫们毫不客气,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这几个闹事的扔了出去。

  汪美枝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方才开了个头,还没怎么样呢,居然就被人给扔了出去。

  “妈,刚才这人说李秀冉今天没来上班,要不咱们去她家看看?”李顺提议道。

  汪美枝想了想,咬咬牙,点了下头。

  于是,几个人抬着担架上的李有才,又风风火火的跑到了李秀冉家里去了。

  砰砰砰——一顿狠狠地砸门过后。

  大门竟然被打了开来。

  李秀冉就那么俏生生地站着那里,神色平静地看着他们。

  汪美枝最看不得她这幅模样,当场一口浓痰就狠狠的朝着李秀冉的面庞喷去,李秀冉轻轻往后退了一步,这才将将巴巴地躲了开来。

  “你们来干什么?”李秀冉问道。

  汪美枝冷笑一声,指着担架上的李有才说道:“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

  说罢,一把掀开了李有才身上盖着的衣服。

  就见一层层发黄发脓的水泡,从大脖颈一直延伸到裤腰里面,让人看了就觉得恶心万分。

  “你把你亲爹烧成这样!简直就是草菅人命,丧心病狂!”汪美枝指着李秀冉的鼻子大骂道:“医药费.shu29.cc,营养费,住院费,精神损失费,我告诉你,一样都不能少,赶紧给我拿出来。”

  李秀冉静静地说道:“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你、你这狠心肠的贱人!”汪美枝大怒,抬起手,一个耳光就扇向了李秀冉,出乎意料的是,李秀冉这次竟然没有躲开,而是生生受了这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