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有才的病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昏迷不醒”,用汪美枝的话来讲就是被脏东西给“冲”着了。

  李秀冉的目光静静地在李有才昏睡的老脸上扫了一圈,不言不语。

  汪美枝见状自然又是一番旧事重提:“三妮啊,就当娘求求你了,救救你爹吧!不管你心里面有啥怨气,我和你爹毕竟生养了你一场,现在几个孩子里就属你过的最好,你不能不伸把手啊!”

  李秀冉看了她一眼,静静地说道:“我一个月只有几十元的工资,三万块钱,你让我去哪里给你凑?”

  “你看你这话说的可就糊弄咱们了不是,你开的少,可三女婿挣的多啊,我都悄悄去看过了,女婿开的那店啊,那漂亮,那气派啊,别说三万块钱,就是十万二十万的,怕也是轻轻松松就能拿出了的啊!”汪美枝眼睛冒着精光一脸的热情企盼。

  “真有意思。当初女儿走的时候一分钱陪嫁都没出,现在人家日子好不容易过的好了,又要花大钱给你儿子出彩礼,不出就是不孝,这不是道德绑架嘛,到哪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啊!”一旁站着的李萍忍不住替李秀冉说起了公道。

  “可现在家里就三妮能使上力了啊,她不上,我们能咋整!”汪美枝忍不住对着李萍呛声道:“还有,这是我们家自己的事,你毕竟是个外人,还是不要狗拿耗子的好!”

  “你说什么?”李萍脸上一拉

  汪美枝冷冷一哼。

  眼瞅着两人要呛呛起来,一旁的王天赐忙不迭的拉了下自个媳妇一下,要人注意一点,他们毕竟是隔房的兄弟,这事还得看人家秀冉是怎么想的。

  “家里的钱,都在天一手里,我根本做不了主。”李秀冉轻声说道。

  “你是他媳妇,你有啥做不了主的啊,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爹就这么就这么一直昏迷下去,直到被那些脏东西活活折磨死啊?”

  李秀冉闻言,白净的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见她这样,汪美枝心理一喜,觉得自个要是在加把劲儿肯定能把人给拿下了,可惜,还不等她在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那边的李秀冉却突然提议道:“你确定,李有才真的是被脏东西给缠上了,所以才昏迷不醒的吗?”

  汪美枝脸色都没变,信誓旦旦地说道:“是马仙婆,亲自出山给看的,准错不了!”

  李秀冉听后便若有所思地说道:“破这种脏东西的方法有很多,也不一定非得是冲喜啊。”

  王天赐一眼睛一亮,赶紧问道:“弟妹的意思是?”

  “不瞒你们说。”李秀冉巡视一圈后,轻声道:“小的时候跟在殷仙婆身边一段时间,向她老人家也学过几手,不如让我试试别的方法。”

  跟这个狐仙,那个白仙,这个神汉,那个大仙不同,殷仙婆虽已经去世多年,但她的神奇事迹不单在水坝村,就是在附近方圆几百里内都是流传不朽,鼎鼎大名的,就是小辈儿的王天赐和李萍他们,也是对殷仙婆的名字如雷贯耳。

  与她相比,汪美枝说的那个马仙婆简直就是十八线小艺人和顶级明星的差别。

  “对对对!三妮说的没错,我记得她小的时候,是经常跑到殷仙婆那里去的,殷仙婆也很喜欢她的!”李二妮听了这话,反应也是最大的,就看她腾地一声站起来,对着汪美枝道:“娘,您要不就让三妮试一试吧!”

  汪美枝闻言,心理情不自禁的打了个突儿,但是这好几双眼睛都在这盯着呢,她也不好断然说出拒绝的话,所以几经思量后,方才勉勉强强地同意了:“那你打算怎么治?”

  李秀冉闻言立即把一只跨在肩头上的皮包拿了下来。

  “这些是黄纸和朱砂吧?”

  众人见到这两样东西心理同时一震,再看李秀冉那行云流水般的一系列动作,眼神中不禁更加慎重了,他们同时想着,莫不是李秀冉真得了那个殷仙婆的真传?

  “把他上衣脱下来,趴在炕上。”李秀冉淡淡地说道。

  李顺有些为难的看了眼自个亲妈,汪美枝哑了咬牙,知道若今儿不让李秀冉试上这一回,对方肯定是不会心甘情愿的往外拿钱的。

  “没听见你三姐是怎么说的吗?”汪美枝对着李顺呵斥了一句。

  于是李顺和王天赐两个男人齐齐上手,没一会儿就把炕上的老头给摆弄利索了。

  李秀冉神情自如的把带来的朱砂块儿用水化开,在众人眼睁睁的注视下,用朱砂在黄纸上画了一些神秘莫测的纹路。然后,她便开始忙活开来,把每一张写满“咒文”的黄纸贴在了老头的脊背上,整的密密麻麻的看着就十分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