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过夀(1 / 2)

  王天一他们抵达水坝村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此时此刻,王家大院里是彩棚林立,人山人海。

  打扮一新的王德丰父子正站在大门口招呼客人,远远地,看见两辆小面包车过来,就知道是王天一他们到了,王天赐露出一脸笑意连忙跑过来迎接着,果然,片刻之后,王天一等人从车上下来了。

  “二婶,您能走了啊!”王天赐的眼中有惊喜的光芒闪过,去年过年的时候,老太太还是坐着轮椅来的呢!

  “能走了,能走了!天赐啊,这次真的是辛苦你们了!”

  “二婶说的是哪里话,快请进,请进,我娘从一早就直念叨着您呢!”

  王老太太被王天赐扶着笑呵呵的一路进了大门。

  她在水坝村住了半辈子,自然认识很多人,很多人也认识她,所以这一路上是连番的有人上来打招呼,当然,言辞间千篇一律的都是夸她两个儿女出息,有后福等之类之类的话语。王芳大美女抱着自个闺女一脸自矜的跟在母亲身边,那时不时地轻点下颚的动作,把城里人对农村人的淡淡鄙视,描绘的是淋漓尽致,而王天一和丑男姐夫则是合力在后头搬着一台彩电,那彩电上头还被绑着一只硕大的大红色绸花,一路人上吸引了无数人吃惊和羡慕的视线。

  坐在一只彩棚底下的王老太爷不知不觉的也站了起来。

  “爷爷,这是我和我姐还有姐夫一起送您的生日礼物,祝您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青松不老,万古长青。”无论是王天一文绉绉的贺词,还是手里捧着的那只大彩电,都像是一道闪电般,瞬间击中了老人家的心脏,让老头的一张脸蛋立刻像花儿一般的绽放开来。

  “好孩子,都是好孩子。爷爷谢谢你们。”老头大笑地说道。

  王旭那熊孩子不知道从哪钻出来,扑到电视上,嗷嗷欢呼道:“哦哦,太好了,以后就有电视看喽!”小孩子跳的太过欢快,以至于不小心把他妈妈给跳来了,李萍拧着耳朵拽走孩之前,还不忘对王天一笑笑:“先搬进屋吧,这么金贵的东西,可别叫人碰着了。”

  王天一和丑男姐夫听后自然依言照做。

  王芳被一帮女人围着得意洋洋地各种显摆着,李秀冉则是跑去帮李萍的忙,王天一和丑男姐夫则是作为主宾坐在了首桌。

  王天一巡视一圈,发现彩棚外面竟还起了个不大不小的高台,不由,好奇地问道:“这是怎么地,难道一会儿还有啥表演吗?”

  王天赐闻言便笑呵呵地说道:“是啊!家里请了戏班子,一会儿就要登台唱戏呢,我跟你说咱爷特爱这一口,就你过年时给他买的那个.shu29.cc收音机,但凡里面有唱戏的,他准听,唱多久听多久!都不带换台的。”

  王天shu17.cc一听了这话,立刻就对王老太爷肃然起敬起来,这老头长得风仙道骨的,没想到就连兴趣也这么高雅啊!

  可惜啊,王天一这种佩服的心情就在半个小时之后,宣布告破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穿着绿色绸裤,红色肚兜,粉色外衣,露出半个肩头,画的是鬼哭狼嚎的男人,翘着脚后跟,一路扭腰抖跨的来到了台上,还有一个长得跟shu28.cc现实版武大郎似的矮子也晃晃悠悠地跑了上去。台底下,敲锣的打鼓的,叮咯咙咚呛的声音骤然而起,瞬间就吸引了全场“观众”的目光,并且使气氛沉底热闹起来。

  “快看,快看,要开始了!”王天赐乐呵呵地对着王天一道:“这两大师,可不好请了呢,光预约就得提前一个月。”

  哎呦我去呦……

  王天一脸上露出那表情简直就无法言喻了。

  看过反串的,没看过反的这么恶心的,你说你那粗黑的胸毛都露出来随风飘扬了,咋还好意思穿什么肚兜呢?

  无论是上头坐着的王老太爷还是底下坐着的各位乡里乡亲,大家可不觉得人家师傅演的有多恶心,正相反,每个人看的都是津津有味,那掌声潮水一般,每隔一会儿就响起一次。

  《俏寡妇夜半来敲门,王老汉惊喜把炕跳》王天一一脸黑线的欣赏着舞台上的这段著名节目,而后又看了眼坐在那里,面容祥和一派风仙道骨的老头,忍不住地在心理吐糟了一句:“不怪他奶奶当年喝农药了呢!”

  寡妇敲门的戏剧演了大半个小时,获得现场观众巨大的掌声,因为观众反响特别热烈,于是,这两位戏剧大师又在众人热情的欢呼声中,表演了他们的又一出拿手好戏——《贵妃出浴》于是,王天一就这么瞪着一双大眼珠子,看着台上一会儿扔下件衣服,两会儿撇下条裤子,直到那千娇百媚的贵妃光着屁股蛋,双手捂着自己的老鸟,满脸娇羞的被饥渴难忍的皇帝陛下一把抱下了台时,方才在周围观众爆炸似的掌声中对着一旁的堂哥真心的发出了如此感慨;“你们村里人真会玩!”

  王天赐“……”怎么觉得这不像是啥好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