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不想认(1 / 1)

  大约是为了方便他们“认亲”。王天赐让他媳妇特地空了个房间出来,所以此时,这屋子里面倒还真没有外人。

  王天一,李秀冉,外加王铎坐在一起,汪美枝跟着自个的两个儿女坐在了一块儿。

  相比于一脸热切的想要认回闺女的汪美枝,坐在那里的李秀冉从头到尾都表现的淡淡的,一丁点都没有失孤女儿再见到老母和亲人的激动样子。

  汪美枝也不知道是不是演戏演上瘾了,就看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完了,还不忘对着李秀然满是感慨地说道:“三妮啊,你心理是不是还怪妈当年把你送人啊,妮啊,你是妈身上掉下来的肉,不到万不得已,妈哪能走这一步呢!那个时候三年自然灾害,田地里颗粒无收,咱家穷的集体扎脖,你们几个孩子每天都饿的嗷嗷嗷直哭,我这当妈的都恨不得放自个的血给你们填肚子,这眼睁睁的瞅着你们就快要不行了,我当时就心想着,宁可把你们给别人家,也不能叫你们活活饿死啊,妈真是万般无奈下才把你送走的啊!”

  李秀冉听到这里还是不言不语,就那么微垂着头坐着,窗外的夕阳透进来打在她的脸上,本该是温暖的颜色,却不知为何硬是勾勒出一种冷酷的金边。

  “听您的意思,当初送你秀冉到我家,那也还真是迫不得已啊!”王天一特别理解地点了点头。

  汪美枝抹了抹眼角地泪花:“还是女婿你明白。”

  王天一一笑,紧接着就问了一个让汪美枝很不明白地话题:“不过你们家当时四五个孩子吧,秀冉既不是最长的,也不是最小的,咋就偏偏把她给送走了呢?我看,您也挺疼这两小的,您咋就不怕把他两也饿死呢?”

  汪美枝闻言浑身一僵,顶上的孩子.shu28.cc都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当然不能卖了,两个小的是龙凤胎,不说顺子是她心心相念盼望多年的命根子,就是李月也是白净可爱讨人喜欢,所以自然而然的,家里惹她膈应的,不讨她喜欢的李三妮就成了毫无疑问的买卖对象。

  二十块钱,外加一大袋的玉米面,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粮食,可是让他们家撑了好长一段时间呢。

  汪美枝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眯着的眼睛咕溜溜地转了起来,嘴上也发出支支吾吾地声音。

  王天一心理一晒,接着问道:“秀冉从小就是在我们家长大的,你们也知道地址,心理要是真有孩子,咋不能来看看,就是偷偷的瞟一眼孩子过的好不好也行啊!”

  “这。这不是怕你父母误会嘛!毕竟当.shu29.cc初说好了,三妮给了你们家,我们就……”汪美枝话说到这里,半截腰的硬是咽了下去。此时此刻,她看着眼前笑眯眯望着她的男人,心理也终于明白,对方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可不是那种说几句好话,就能扑上来把她当菩萨样供着的女婿。她现在拿着老丈母娘的谱儿,对方可不一定愿意搭理她。于是乎,汪美枝聪明的迅速转移了话题,又开始说起了一些车轱辘话,一会说三妮小的时候怎样怎样,一会又说她这些年心理有多想念愧疚之类的,反反复复地听着人耳朵都快要起茧子了。

  “爸,我想找王旭去!”早就不耐烦的王铎伸出手拉了拉他爹的裤腿儿。

  “呦!这是三妮的孩子吧!都长这么大了,来!乖宝贝,快过来,我是你姥姥!”

  “我只有奶奶没有姥姥!”王铎眼睛都不抬直接给怨了过去。

  “唉!你这孩子怎么跟大人说话呢!”坐在汪美枝身边的李顺呲了呲自己的大黄牙,他刚在饭桌上又喝了不少白的,现下酒劲儿上头了,胆子也就大了。

  “我跟你说这是你亲姥姥。我是你亲舅舅,这是你亲小姨!记着了没?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李顺歪着嘴,挺着腰,舅舅谱摆的倒是老大,指着王铎摇头晃脑地说道:“以后要是再,再这么没有礼貌,我就替你爸妈教育你!”无论是李顺,还是汪美枝都觉得这话没有丝毫问题,舅舅说外甥两句怎么了,天经天义的啊,然而这话落在王天一耳朵里,却是足够让他炸庙了。

  他儿子,他咋说,咋骂都行,外人伸个手指头试试,坐地都能给掰折过去。

  王天一嘎嘣两下手腕儿,先是低下头,和颜悦色地对着王铎道:“行!去找王旭吧,不过别跑远了,咱得趁着天黑前下山。”

  王铎嗯了一声,谁都没看,直接就朝着门口走去。

  片刻后,屋子里就剩下这几个了。

  王天一当着众人的面直接问李秀冉:“秀儿,你看这事咋整,这门亲,咱是认还是不认?”

  认有认的道理,不认有不认的道理,最关键的其实还是李秀冉本人的态度,如果她割不下这份儿骨肉亲情,王天一也不介意多这门赖利头似的亲戚。李秀冉坐在那里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会儿,然后她抬起头看了眼汪美枝,在对方殷殷期待地注视下,慢吞吞地说了三个字儿:‘不想认。”

  “三姐!你咋就这么铁石心肠呢!娘都这么跟你道歉了,你还不依不饶的!”李顺打小就被娇惯坏了,说起话来往往就是无所顾忌,此时噌地下站起身指着李秀冉就毫不客气地教训道:“你不就是心理恨着咱妈当年把你送人了吗?你也不拍着自个的良心想一想,这当年要不是妈把你送给老王家,你能跟王天一结婚吗?你能当上城里人,过.shu17.cc着穿金戴银的生活吗?要我说你非但不能恨咱妈,反而还要感激她老人家,要是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你!”李顺的这话,一下子就杵在了汪美枝的心窝上,怎么想怎么都觉得自个儿子说的对,可不是嘛!要不是她当年把李秀冉送去那个金窝窝里面,就凭那死丫头整天阴沉沉的样子,哪有如今的造化,这么一想的汪美枝顿时觉得自个的腰板溜溜直了起来,那点子隐秘在心底的小心虚瞬间被其一扫而空。

  就连身边的李月也在心底暗暗点了点头,她有些酸溜溜地想着,妈当初咋就没把她给送走呢,这要是送的是她,今儿享福的不也是她了嘛!

  所以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要脸这种本事也不是人人都有的。

  “真不想认?”王天一再一次确认了下。

  李秀冉对着自家男人苦涩的笑笑。

  于是,王天一就明白了。

  他站起身,在李顺喋喋不休还没有白活够的瞬间,这个刚刚还被他一口一个姐夫叫着的男人,就突然一拳向他脸上打来,李顺瞬间就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这还不算,紧接着一个窝心脚就踹了下来,踹的李顺瞬间就口吐白沫了。

  汪美枝先是愣了一下,过了好几秒才像是被拔了屁股毛的老母鸡那样,发出了高亢地尖叫声:“啊啊啊啊啊————”

  “你干啥打人?”李月也飞速的站起身,一脸紧张的看着王天一。

  mb谁叫你说我儿子的!说叫你说我媳妇的,不打你打谁?

  不知道是不是被汪美枝那高亢的叫声给吓着了,本来关着的房门砰地一下就被人给撞开了,王天赐夫妻,还有李萍都出现在了门口他们就像是刚刚没有一直在窗根底下那听着一样,一进来就发出大呼小叫的声音,王天赐和李宝柱两个男的一把拦下了要往这边扑的汪美枝,李萍也一边说着和气话,一边飞快的把王天一两口子拉了出去。

  “弟弟,弟妹,真是不好意思,你看今天本来好好的要宴请你们的,没想到——”

  “这跟嫂子有啥关系!”

  要说王天一的变脸速度那也叫一个快,刚刚还猛虎扑羊似的揍了人一顿呢,现在就多云转晴,脸上露出了爽朗的笑容:“今儿这饭,我吃的挺好,羊肉香,大爷大娘还有各位叔伯兄弟们招待的更是热情,我这心里啊,真是暖洋洋的以后有机会,肯定不会少来打扰的,到时候嫂子你不要嫌烦才是呢!”

  李萍听了这话,脸上本来还稍微局促地表情立刻就舒展开来了。

  后来王天一也没再回那屋里,也没再见着那对讨人厌的母子,跟着大家融融洽洽的告了个别,就带着李秀冉和王铎下山去了。

  因为要收拾这满院子的东西,李萍今晚就没回去,直接住在了娘家。

  夫妻两个躺在一个被窝里说话。

  “弟妹也算是聪明了一回,这个亲不认就对了!”李萍靠在枕头上对着自家男人有理有据地说道:“不是我心狠,不顾人伦孝义。在咱们村,因为各种原因把孩子送给别人家养的也有。那些孩子长大后,有愿意回来找亲爹亲妈的过的也挺好,但王有才那家可不一样,那一家就是个无赖窝,吸血虫,你还不知道吧,他家原先上面还有两个闺女,一个叫李大妮一个叫李二妮,七八岁的年纪,就被逼着下地干成年人干的活,李大妮甚至都没有活过十八岁就了痨病,你知道吗她是死在了稻田里的,人咽气的时候手里还握着割草的镰刀。李二妮也没有什么好下场,听我娘说她爹妈把使唤到了二十四五,还不给她找婆家,最后竟把她嫁给了个疯子,为的就是换一笔丰厚的彩礼,你说这世上怎么就会有这样狠心的爹娘呢!”

  “竟然是这样……”王天赐也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些事情,脸上果然露出了愕然外加不耻的表情,他叹了口气道:“这么说来,弟妹能被送走,说不定还真是一种天大的福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