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考察(1 / 2)

  “你干脆让你儿子当国.家.主.席得了!”见过能吹的,没见过这么敢吹的,小黄毛同志露出一脸狂躁地表情。

  王天一摇摇头,用着一种深奥的眼光看着小黄毛,似乎在说着,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你这种小瘪三是理解不了我们这种文化人的远大志向。

  “今儿找你过来,是有事情要你做。”王天一鄙视完别人后,也没忘了说起正事来:“你回去收.shu17.cc拾收拾,这两天跟我出门一趟。”

  “去哪里啊?”小黄毛皱了皱眉头。

  王天一道:“你哥哥我准备在附近几个市转悠转悠,考察一下市场。”他也不藏着掖着,把自己准备开五金店的意思给小黄毛透漏了出来。小黄毛虽然膈应王天一,却也是个知道好歹的,王天一让他跟着参合生意,是想要拽他一把,小黄毛嘴上不说,心里头还是挺感激他的,当然,若王天一不总是恩人长恩人短的,这感激想必会更加真心很多。

  王天一和小黄毛唠了半天磕,两人把出发的时间定下来了,小黄毛这才离开。

  小黄毛前脚刚走,王铎后脚就蹭了过来,也不说话,就那么挨着王天一的大腿,仰着脑袋看着他。

  “咋地?你也想去啊?”王天一笑呵呵地问道。

  王铎抿了抿小嘴,不吱声了。

  “爸这次出差可是去办正事的。下次再带你出去玩。”王天一笑呵呵地摸了摸王铎的小脑袋:“我和你妈说好了,等下个月就给你送幼儿园去。”

  人家小孩一般三岁左右就去幼儿园了,王铎过了这个年都六岁了,再不上就晚了。

  小崽儿露出不是很愿意的表情。

  王天一笑呵呵地撸了他两把头发。

  三天后,王天一和小黄毛踏上了前往临市的火车。

  庆丰市是离遂安市最近的一处城市,两个城市虽然相隔的不算太远,但无论是土地面积,人口规模,还是经济发达的程度,庆丰市都明显的要高出遂安市一筹不止。王天一和小黄毛下了火车后,找了家旅店暂时安顿下来后,就开始了满城市的考察调研。

  大约shu29.cc一个星期之后,王天一心里有了腹案,于是便准备开始行动了。

  “哥,你这也太夸张了吧!”小黄毛一脸苦涩的看着眼前的王天一,脑门上挂出了一个硕大的井字。

  黑西装,大背头,红领带,锃光瓦亮的大皮鞋,咯吱窝底下还装逼似的夹着个闪闪亮亮的公文包。

  装逼的简直都没眼看。

  “你懂个屁!知道什么叫以貌取人吗?咱不穿的体面点,你信不信人连正眼都不带看你的!”

  王天一看着镜子里,英俊潇洒的自己,脸上露出非常满意的表情,原主样样都不行,唯独这身皮囊,那真叫个俊儿,他忍不住对着小黄毛感慨道:“你说就你哥这长相,不去混演艺圈是中国万千观众多大的损失,那冯小刚,张艺谋啥的也不都窝哪去了,哥没成功出道,都是让他两给耽搁的!”

  小黄毛再次露出无语的表情,他翻了翻白眼儿,抖了抖自己手里的衣服:“要穿你自己穿,我。我不穿这个!”

  “不穿也得穿!”王天一斩钉截铁地说道:“当初见着你的时候,你那大花衬衫,破洞裤的都敢穿,咋地,西服就不能穿了?’”

  小黄毛露出一脸别扭的表情:“反正我不穿。”

  王天一对着他笑了笑,特别狰狞的那种。

  小黄毛:“………呜呜”他穿还不行吗?

  龙岗五金厂,位与丰庆室郊区工业园区偏东的位置。

  这是一家国营厂,跟大多数日渐衰落的国营厂子一样,龙岗五金也是逐渐的日薄西山,面临着货物积压过多,厂子开不出工资的窘境。

  这一日,龙岗五金厂的章厂长和往常一样在自己的办公室喝茶看报纸。

&emsshu28.ccp; 正当他的目光扫过报纸的第一版时,办公室的大门被敲响了,章厂长放下报纸说了声:“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