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过年【三】(1 / 2)

&emsp.shu28.cc; “阿弟啊,这次可真的是个误会啊!我老无辜了。”丑男姐夫吸了两下鼻涕,猥琐的更没法看了。

  “误会个屁!”进了屋刚把行李放下,王芳女士就忍不住对着自己老娘开起了“大炮”,只见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大吼大叫道:“那大姑娘都直接住在家里了,你妈还见天的拉她出去,见人就说这是她干女儿,那个喜欢,那个爱啊!你妈喜欢她,行!这个也就算了!可她为啥还三番五次的把你叫回去,费尽心思的想要给你两独处的机会,这回更是好,竟还想让她去你的包工队干活,干什么活啊?是给你端茶倒水?还是洗衣做饭啊?”

  王芳女士的声音扯的贼拉响,与其说是给王妈听的,不如是直接在臊丑男姐夫。

  王天一坐在炕边的小马扎上,一边抖腿嗑瓜子,一边还眼神不善的看着丑男姐夫:“咋回事啊,给我们解释解释呗!”

  丑男姐夫露出个欲哭无泪的嘴脸:“我真是冤啊!这事跟我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我也不知道我娘咋就从能整出一个干姑娘出来。不过芳芳啊,我和那女的真没啥啊,你说她那么胖,脸那么大,连你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我哪能瞧的上她啊!”

  王天一听了这话,挑了挑眉,觉得丑男姐夫能泡到王芳大美女可能也不仅仅靠着优越的家庭条件。

  “长得粗实还不好?”王芳大美女冷笑连连:“你妈说了,屁股大的女人好生养。她可不就指的人家给你生个大胖儿子吗?”

  “你看你又胡说!我咋能跟她生儿子呢!这都是没影子的事,芳芳啊,我跟她真的一点关系都没用,我心里稀罕的至始至终只有你啊!”

  在丈母娘,小舅子面前,丑男姐夫眼泪汪汪地,就差没有指天对地的发誓了。

  王妈一向特别喜欢shu17.cc这个女婿,闻言,果然拍了她姑娘的手背一下,义正言辞地说道:“是了!这事都是你婆婆弄出来的;跟磊子有,有啥关系,你。你别总欺负老实人。”

  王芳哼了一声,表情还是shu29.cc恨恨的。

  王天一呸地一下,吐出了口中的瓜子皮。他姐的事儿,王天一也听王妈和李秀冉说过一些,没别的,无非就是婆媳不和,老婆婆看不上儿媳妇,儿媳妇也膈应老婆婆再加上王芳这次生的是个闺女,这老婆婆就看这个儿媳妇不顺眼了。

  “你妈就是不喜欢咱们家蕊蕊,你自己伸出手指头数数,自从蕊蕊出生后,她来看过几回?哪次来不是撂个黑脸,夹枪带棒的讽刺我生不出儿子!行!我是生不出来,你赶紧让你妈给你换个人,就换那个屁股大的,使劲儿生可劲儿生,玩命生,给你家生一窝!!”

  “又不是猪,咋还能生一窝。”丑男姐夫丧眉打眼儿的嘟囔了一声。

  王芳女士嗷的锤了他一下,看起来更生气了!

  “哎呀,行了行了,这大过年的吵吵什么。”王天一对着天棚翻了个白眼儿,一脸诸葛亮地说道:“你们这事儿其实贼简单,我给你们出个招,保证用了以后,我姐夫他妈再也不找你茬,也不会在一天到晚的想着换个儿媳妇!”

  王芳和丑男姐夫闻言双双眼睛一亮,就连王老太太也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这个鬼主意最大的宝贝儿子。

  “姐夫,我问你,你是不是最爱我姐,是不是为了她什么都愿意去做?”

  丑男姐夫一脸我党人员的坚贞表情:‘那肯定的啊!’

  “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你过完年就去趟医院,做个结扎手术,到时候你家我大娘知道你从今以后跟哪个女人都不可能生了后保证对我姐,对蕊蕊的态度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丑男姐夫:“……”

  期期艾艾,期期艾艾,憋红了一张丑脸。

  “咋地啊?不愿意啊!我跟你说这招绝对是釜底抽薪,永绝后患。你看你刚才还说为了我姐啥都愿做呢,一到真章的,就完完犊子了。”王天一俊脸上满满的都是优越的鄙视。

  丑男姐夫心想: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铎铎是个男孩儿,要是个闺女,我不信你能轻易地说出这话来。

  王天一呵呵哒哒地还想着继续拿话挤兑挤兑丑男姐夫,没想到刚刚还一脸阶级斗争的王芳女士居然把矛头调转了:“你这是什么馊主意!”王芳狠狠地瞪了自个弟弟一眼。

  “得!”王天一一扬脑袋:“看来这重男轻女的也不仅仅是你家我大娘啊!”

  众人:“……”

  王芳和丑男姐夫是上午来的,在家呆了一会儿后,中午的时候又一起去大房那边拜访。

  陈翠巧照例的做了一桌子好菜好饭,李萍倒是不在,应该是回娘家去了。

  在大房那边又闹了一日,傍晚的时候,他们就又回家了。

  等到第二天,也就说初七。全家人绝对去给他们那个已经死了很多年的亲爹上上坟。

  水贝村的坟地都是圈起来的,在村后头的一处山脚下,王天一的爹,奶奶,以及一些近亲长辈们都被埋在了此处,当然,说不定若干年后,王天一自个儿也得埋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