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过年【二】(1 / 2)

  女人在一起难免就会暗自攀比,特别当这两个女人是妯娌关系的时候,这种攀比更是无时无刻的。

  在李萍心理,对于这个弟妹,一向都是同情有加的。

  换句话说,对方连根她放在一起攀比的资格都没有。

  首先,自己是中专学历,对方连小学都没念完,等于半个文盲。

  其次,李萍在娘家的时候备受父母宠爱,当年结亲的时候,父母给了相当丰厚的陪嫁而李秀冉是爹娘不要的,小小年纪就被卖给别人家当了童养媳。

  最后,在婚姻上,二弟王天一是个好皮囊的绣花枕头,惯会窝里横,对这个弟妹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半丝的尊敬都没有,与其说是拿李秀冉当老婆不如说拿她做丫鬟。李萍以前还在心里面替李秀冉惋惜过呢,可是如今再看,什么同情啊,惋惜啊的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淡的羡慕,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过去的破烂丫头,这般一打扮,也有了脱胎换骨的变换,简直都让人不敢认了!

  “天一现在对你好了?”李萍试探似地问道。

  李秀冉闻言抿了抿嘴巴,头却用力的点了点。

  看着她满脸心满意足的表情,李萍心理还真是十万分的感慨万千。

  年夜饭吃的就是“墨迹”从下午四五点一直吃到了晚上八。九点,饭菜是凉了热,热了凉的,没见着下去多少,酒可没少喝,大哥王天赐白长了一副铁目金刚的脸旁,酒量实在不行,早就躺在炕上彻底“阵亡”了,反倒是王天一他爷爷,那老头看着斯斯文文,没想到却是个“酒蒙子”,一瓶白酒下肚,脸不红气不喘,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那叫一个“仙气凛然”。

  吃完了年夜饭,王天一醉醺醺地领着两个孩子到外面放炮仗去了,呲花,摔炮,二踢脚,这些都是王天一进货时特意留下的一些专门给孩子们玩的,王铎和王旭两个果然对此大为兴奋。特别是王旭,小胖子高兴的简直要疯了,点个炮仗,满院子的疯跑。哄着两个孩子在外面玩了会儿,王天一就领着他们进屋了,磕瓜子,吃冻梨,王天一还扒了个冻柿子,别说,橘黄色的大圆柿子酸甜可口多水多汁,冰凉美味,十分得他王大老爷的欢心。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按照规矩,得给老人家磕头拜年。

  王天一跪在地上的时候,也没啥心理负担,既占了原主的身子,原主的爷爷就是他的爷爷,所以磕头的时候,那也是相当麻利的。

  王天一给人磕头,自然也有人给他磕头。

  两个大大的红包,被塞进两个孩子的手里。

  王旭小胖子是个迫不及待的当场就打开了,红包里面装的是五张崭新的十块钱。

  “一个小孩牙子,给他这么多干什么?”陈翠巧忍不住说了一句。

  她也准备了给孩子的红包,红包里面是——两块钱。

  这倒不是她抠,或是不讲规矩。实在是他们这边,给小孩子压岁钱一般也就是一块两块的,哪有一出手就是五十的。

  陈翠巧示意王旭把钱还给王天一,小胖子攥着钱,脸上露出犹犹豫豫地表情。

  王天一既然送出去了,那肯定是不带收回来的,于是,一番你来我往的推辞后,那五十块钱最后还是进了小胖子的裤兜。当然,按照一贯的传统,这钱他肯定也是留不下的,年一过,百分百会被他爹妈给收起来,口头称曰:妈替你攒着,等你长大了,一块给你至于,能长成多大才给,那就是个未知的谜题了。

  十二点整的时候,白嫩嫩的饺子准时上桌。

  两种馅,一种是白菜猪肉的,一种是萝卜粉条的。

  大家把这顿饺子吃了,这个年,才算是正经过完。

  闹到两点多,疲惫的众人这才各自去休息。

  屋子什么的早就准备好了,炕因为刚刚煮了饺子的缘故,烧的是滚热滚热。炕头根本睡不了人,王天一他们一家三口全都挤在了炕尾,小孩儿也早就已经睡了,王天一打了个哈欠儿,把他身上穿的线shu29.cc衣往下拽了拽,省的露肚皮。

  李秀冉拧了条湿毛巾伺候着王天一擦了把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