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事故(1 / 1)

  就像是大多数突然被警察找上门来的普罗大众一样,李秀冉的脸上露出了不安的表情,她下意识的看了眼王天一。

  后者也立刻快步的走上前来,先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媳妇,而后方才皱着眉头,询问着:“警察同志,朱师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梅闻言叹了口气,对着这夫妻两个说道:“你们别紧张.不是别的。哎!秀冉啊,你还不知道吧!赵丽丽出事了。她的手被机器给铡了,中指,无名指,小指,整整三根手指头全全都没了。哎!鲜血淋漓的那个惨啊,都没办法看!”

  王天一可不知道这个赵丽丽是何人,他只是奇怪地问道:“她出了事故,纵然可怜。那也只是意外吧,跟我们家秀冉有什么关系?”

  回答他的是那位警察同志:“赵丽丽醒来后,一口咬定她出事的那台机器故意被人动了手脚,而经我们调查,跟她最近一段时间有过公开矛盾的就是你的妻子李秀冉。”

  王天一听到了这里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朱梅见状便道:“小王你就放心吧,警察同志也只是请秀冉回去调查一下的,不碍事。”

  “秀是啥样事的人,我比谁都清楚。”王天一见是不可为,便对着李秀冉道:.shu28.cc“没事儿。我陪你走一趟。不过警察同志,你们的这个调查得多长时间才能完事儿,我们家老的老小的小,可还没吃饭呢!”

  “哪那么多废话。调查清楚了,自然不会扣着她的。”警察同志哼了一声。

  于是,王天一便进了屋和担忧不已的王老太太打了个招呼,又对王铎道:“饭菜都做好了,和你奶奶先吃。”

  “不!”小孩儿上前一步,拉住了王天一垂下的一只手,不安地说道:“等爸爸妈妈回来一块吃。”

  王天一摸了他脑门一把,笑道:“你要不嫌饿,那也行。”

  警察同志是开车来的,坐在那辆军绿色的小吉普上,王天一也从朱梅口中明白了那个所谓的赵丽丽究竟是个什么人物,然后,听着听着,他心理就不愿意了。

  “这么说来,我们家秀儿是挨欺负的那个?”王天一口气坏的狠,既是说给朱梅听的也是说给前面那个开车的警察听的:“这还有没有天理了,那个赵丽丽天天欺负我们家秀儿,现在自己遭了报应,却反口咬在她欺负的人身上……呵呵,我看她就是手指头铡少了,要是两只手全给她铡下来,她指定就不带这么说的了。”

  “要我说,那个赵丽丽也是无理取闹。”朱梅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厂里的机器都是工人们轮流使用的,怎么可能事先做什么手脚?而且她出事的时候,秀冉根本就不在厂里,这根本就是栽赃陷害!”

  王天一听到这里,伸出手拍了拍李秀冉的膝盖,用着谴责中透着几丝心疼的口吻道:“你也是的!在外面受了委屈怎么就不知道跟我说一声。你要是跟我说了,我早就去汇汇那个赵丽丽了,丫,几个耳光扇过去,看她还看找你岔儿不?”

  “哎哎哎!!!打人可是犯法的。特别是打女人啊!”前面的警察同志有点听不下去了,这男的看起来挺斯文的啊,怎么说起话来,却像是个地痞无赖呢?

  汽车开了二十多分钟,顺利的来到了本区派出所。

  李秀冉需要被单独问话,王天一和朱梅就留在了外头。

  “其实这事儿也怪我!”朱梅对着王天一自责地说道:“赵丽丽平时就是个心眼小的,特别嫉贤妒能。技能大赛那天,她在复赛的时候输给了秀冉。也是在那天,我们发现秀冉衣柜里的东西被人减绞了个稀碎,秀冉是个性子老实的,本不欲声张。是我气不过,拉着她去找了赵丽丽,赵丽丽不承认自己干了那事,态度还特别的嚣张。我们当面和她起了冲突,场面闹得很大,厂里的很多人都也都看见了。”

  所以,赵丽丽一出事,李秀冉就自然而然地成了这么个“嫌疑目标”。

  “一码归一码。这事和朱师傅你没有什么关系。”王天一反而安慰道:“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国家冤枉不了咱们。”

  “总之,对秀冉的影响不好啊。”

  两人就在派出所外等候区的长椅上坐着,期间纺织厂厂办也就是那个跟赵丽丽有点亲戚关系的副主任代表厂子来过一趟,也不知道他进去的时候和警察说了什么,反正出来的时脸色不怎么好看。

  也难怪,像他们这样的国营工厂最怕的就是出现工人的安全事故。

  李秀冉只是来派出所接受询问的,并不是拘留,所以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人就出来了。

  “没事吧?”王天一上下看着她。

  李秀冉摇了摇头。

  “吖!原来是你啊!”突然地,有一道声音插了进来,只见一个路过这边的老警察用着惊讶的目光看着王天一。

  那个送王天一他们来的小警察奇怪的问道:“陈所,您认识他们啊?”

  陈所点了点头,指着王天一对那小警察道:“他是前段时间一起恶意抢劫事故的受害人。”

  王天一听了这话就知道这位陈所长指的是什么了,就见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赤赤哼哼地说道:“可不就是我嘛!我说你们这些警察叔叔也真是吃干饭的shu17.cc,不但没抓着打伤我的凶手,现在还把我那无辜的妻也叫到了派出所,也不知道你们的本事能不能对得起口中吃的皇粮。”

  “你小子怎么说话呢!”小警察气的涨红了脸颊,脚步也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步。

  王天一可不怕他,抬起头,脸上连连露出冷笑。

  “小吕,不得无礼。”陈所长先是制住了小警察而后方才对着王天一说到:“你的案子我们派出所一定会继续追查下去,一旦有任何的结果,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希望你理解我们的工作。”

  王天一也深知见好就收的道理,遂微微收敛起了些态度,客气了两句后,就带着李秀冉离开了。

  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年轻的小警察哼了一声,挺不忿地说道:“一副多紧张宝贝自己媳妇的样子,还不是在外面跟人胡搞,就会装模作样!”这个小吕是刚刚调到他们派出所不久的一位同志,也是一位对工作十分热情的同志,本地的卷宗,特别是一些没有解决的案件,他都一一过目,并且仔细研究过,王天一的那个案子属于性质十分恶劣的,他当然有印象。所以此时陈所长这么一提,他几乎是瞬间就对号入座了。

  “你看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是警察,不是妇联主主任,你的任务是破案而不是在这里非议别人。”陈所长露出一脸严肃的教育表情。小吕同志立马挺胸站直,大声道:“领导批评的是,我谨记现在心了。”不过说完这句话后,他又凑在陈所长耳边小声地说道:“不过陈所,我记得他的那个案子有个最大嫌疑人的,就是跟他偷情的那个女人的老公,据记载那男人曾因暴力伤人入狱三年,是个有前科的。”

  “你说的这些我们早就调查清楚了。”陈所长摇摇头:“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那个男人有着确实的不在场证明。受害人出事的时候,那个男人正在家与自己的妻子争吵,据邻居说,他们的争吵声一直持续了整个下午。所以他不可能去□□伤害受害人。也是因为这样,警方才把调查方向放在了抢劫谋财上。”

  小吕警察点点头,露出个原来如此地表情。

  王老太太和小崽子果然没有休息,一直在等着他们。

  “没事了。”王天一知道有些事情越隐瞒越是容易让人多心,遂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一遍,重点突出了:那个所谓的赵丽丽人品有多么低劣,脑子有多么的不好使。安顿好了老人和孩子,王天一两口子匆匆吃了口饭,都这个点了,肯定也不能去出摊了,两人干脆就早早上了炕,躺在被窝里唠嗑。

  “今天吓坏了吧?警察在里面都问你什么了?”在王天一心里,李秀冉完全就是属于那种胆子极小,且习惯于逆来顺受的人,今天突然被带到了警局里,肯定被吓着了吧!

  “我当时脑子里一阵阵发木,现在回想起来,也不记得自己都说了啥。反正他们问一句,我就如实答了。”李秀冉极小声地说道。

  “没事儿,来,到老公被窝里,我搂着你,你就不怕了。”王天一一边说让李秀冉过来,一边自己挤进了人家的被窝。

  王天一身上就穿了一件工字背心和一条大花裤衩子,李秀冉穿的也不多,两人这么猛然抱在一起,全身的皮肉立刻黏贴在了一起,滚烫的让人心间儿发麻。

  “别想那些扫兴的事情了,咱想想好的,譬如,今天看的那场电影……”

  李秀冉侧着个身子,不声不语。

  王天一把shu29.cc这当成了默然的信号,于是嘿嘿一笑,翻身而上。

  他果然好好安慰了李秀冉一顿,从外到里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