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电影(1 / 1)

  这是一间相当昏暗的房间,棚顶吊着的那种老式舞台灯,散发出来的淡紫色,让这份昏暗中又显示出了一种别样的暧昧,更别说放在房间中间的那错落有致的一排排双人沙发了。王天一一手捏着两张进场券,一手拉着李秀冉,飞快的抢占了一处位置,当屁股落在软绵绵的沙发面上时,他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更加猥琐了几分。

  李秀冉脸色有些发红,她的膝盖紧紧靠拢着,双手也不自己觉的抓着自己衣服的下摆,看上去十分紧张的样子。这也不怪她这个样子,实在是他们周围基本上都坐满了人,最关键的是每个沙发座里还都是一男一女,他们的身体紧紧靠着,李秀冉甚至看到有一些男人在摸着身边女人的肩,腰和腿,这简直是太伤风败俗了。

  “没事儿,甭紧张,老公在这呢!”王天一嘿嘿一笑,一只手却鸡贼一样的伸出去,一把搂住了李秀冉的肩膀,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李秀冉的身体明显更加僵硬了,不过另王天一惊喜的是,她就是僵成一块石头,但到底也没有推开他。

  像这种私人的小录像厅,顾名思义,放的都是录影带。

  《英雄本色》《最佳拍档》《a计划》之类的香港电影是放映次数最多也最受群众欢迎shu17.cc的,而今天,放映的这部也是香港电影,不过它既不是枪战片也不是惊悚片,而是一部十分有教育意义的,成为许多男人一生都难以忘怀的启蒙教育片,它叫做《蜜、桃。成,熟,时》。

  “这是一部特别好看的电影。”王天一在李秀冉耳边【义正言辞】地说道:“你一定要仔细观看。”

  然而,对于李秀冉来说,这一要求,简直就是“反人类”的。别说自己观看了,对着影片放不过五分钟,她就已经羞窘的抬不起头了。她特别想对王天一说,咱们别看了,快走吧!可是话到嗓子眼里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于是能死死闭住眼睛,一边忍着这地狱般的羞窘,一边期盼着时间能够快些过去。随着影片的进展和屏幕上越加露骨的情节,整个放映厅的气氛越加的“狂野”起来,王天一竖起的耳朵里甚至还能捕捉到男女激吻的声音。

  王天一摸了摸李秀冉的小手,他可不会为在这种场合欺负自己媳妇,这种事情还是回家钻在被窝里做才好呢!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过去,终于在李秀冉无止境的祈祷中,影片结束了。

  王天一看着头也不抬,几乎是兔子一样窜出去的媳妇,跟在后面嘿嘿嘿地笑了个没完。

  “行了,行了,别生气啊!”看出来李秀冉是有点恼羞成怒了,王天一连忙讨好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家今天放的是这个片啊,唉!我明明想带你来看的是《胭脂扣》。真的!听说那电影里有梅艳芳和张国荣,演的老好看,老缠绵,老感人了!”

  李秀冉就是再傻,此刻也不会相信这种无赖般的言辞。

  她的脸很红,眼睛也很红,好半晌后,对着王天一气呼呼地说道:“你以后不许再来这种地方!”

  王天一连忙举起双手,做了个保证的首饰:“好好好,听你的,都听你的!”

  反正等钱攒的差不多了,他就准备买台台彩电,到时候想看什么不行啊。

  李秀冉见他下了保证,脸上这才稍微好看了一点。

  今次出来,是为了庆祝李秀冉转正的,当然不能光看这种惹她生气的电影,王天一先领着她在就近的一家饭馆里吃了饭,而后又拉着她去了市中心的百货商场,给她买了一套内衣,一条格子的连衣裙,一双女士的低跟瓢鞋,当然,也没忘了给王老太太带回件礼物——一台小型的电风扇,没办法,西屋又小又闷的,夏天实在不好过啊!既然老太太的都买了,小兔崽子儿自然也不能少了,王天一给他买了一套《西游记》的连环画,还有几只铅笔和本子。两人在商场逛着,时间不知不觉得就过去了,能够看得出来李秀冉是很高兴的,她的眼睛闪闪发亮,连走路的步伐都有点一蹦一跳的。

  果然!是个女人就都喜欢逛街啊!王天一想着:特别是背后跟着个买单的男人时,这种喜欢恐怕就更加深很多吧!

  王天一给全家人都买了东西,就没想过给自己买,但他忘了,一旁的李秀冉可不会忘,她亲自给王天一挑了件白色的衬衫还买了条特别骚气的红点领带。王天一这个身体走的就是小白脸路线shu29.cc,特别适合这种“斯文禽兽”的风格。

  “我练摊时,也穿不着这样的衣服。”王天一不是特别的想买,倒不是他抠,只是觉得不太实用而已。

  但向来乖顺的李秀冉这次可没再听他的话,而是强拉着他去款台结了账。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出去玩了一天的两人终于回shu28.cc家了。

  王老太太正坐在轮椅上纳凉,她的大孙子王铎小朋友正捧着一瓶汽水,滋滋喝的正带劲儿。

  “娘,俺们回来了!看看你儿媳妇给你买什么好东西了?”

  王天一献宝似的当着老太太的面就把小风扇的外包装给拆了,这年代,凡是能通电的,那都是好东西啊!

  王老太太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吹上这电风扇,当下就享受似的眯起了眼睛,有点歪斜的嘴角上满满的都是幸福的喜悦。“都跟你说了,空腹的时候少喝饮料,你这孩子怎么不听呢,再这样可就一瓶都不不给买了啊!”王天一孝顺完老妈,这边就开始吓唬上了孩子。

  可惜,此时此刻,王铎小朋友的心完全沉浸在五彩斑斓的连环画里,连个眼角都没给某人留下。

  气的王天一伸出手,照着他那小脑袋使劲儿的呼噜了一下。

  自从王天一练摊挣钱后,家里的吃喝就不缺了。

  所以他们也没特意买什么,王天一洗干净了手就直接钻进了厨房,他准备做个京酱肉丝,尖椒干豆腐,瓜片鸡蛋和凉拌三丝,都是些家常菜,可王天一却有自信他们一定会特别爱吃,而且最关键的是,这几个菜做起来都特别的省时间。“当当当……”菜刀在菜板上发出的声音,清脆而响亮,显示出了主人过人的刀功,而就在王天一把最后一捧黄瓜丝准备放进拌菜盆里,准备喊人过来端时,他们家的大门居然被人给敲响了。

  谁会在这个点来啦!

  王天一心想:莫不是王芳和丑男姐夫?

  然而,事实比他想象的还要惊讶的多,因为来人是李秀冉的师傅朱梅,她不是一个人来的,她的身后还站着一个,那是个挺年轻的男人,穿着一身老绿色的八三式警察制服。

  “你就是李秀冉?”警察同志说道:“有些事情想向你了解一下,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王天一见了此景,心理头第一个闪现的念头是:我靠!看个黄,片而已,不用追到家里来逮捕吧!!!